由于父亲瘫痪在床无人照顾,刚入学一周的重庆邮电大学法学院贫困新生(微博)蔡长兴放心不下,便想退学回家照料。在老师的劝说下,暂时请假回家照顾父亲。目前,在请到护工照料父亲后,离校一周的蔡长兴已返校读书,不过他仍在为父亲的未来而担忧。

大一时,母亲病故,6年后,辛苦养家的父亲突发脑血栓全身瘫痪。毅然扛起家庭责任的她于2011年10月将重病的父亲带到了大连,一边照顾父亲一边读书。她,就是“感动大工”10位年度人物之一——女博士生邢万丽。昨天下午,在大连理工大学报告厅,那些获评大工“年度人物”的感人事迹,让师生们泪水涌动、掌声不绝。

父母天天吵架闹离婚,5年级男孩小磊(化名)逃学独自躲进地下室。班主任郭艳连着一个多月将小磊接回自家照顾。“要不是郭老师,我这个家庭就算是毁了。”昨日,小磊的父亲张先生感慨地说。

新生开学一周申请退学

母亲病故,父亲瘫痪

郭艳所在的阎良区第一学校有1060名学生,是一所典型的打工子弟学校。郭艳是五年级一班班主任,两年前,小磊转学到了郭艳的班级。去年冬天,郭艳发现小磊突然不写作业,上课无精打采。“有一天他竟然逃学,我联系他妈妈,从早上找到下午,最后在小区一栋住宅楼地下室找到他,他一个人在那里待了一天。”郭艳说,经过了解,才知道小磊的父母正在闹离婚。

蔡长兴家住綦江县篆塘镇群乐村3组,今年考上了重庆邮电大学法学院。不过开学不到一周,19岁的蔡长兴就忐忑不安地走进了辅导员郭老师的办公室。腼腆的他低声告诉老师,他想申请退学。

邢万丽的老家在赤峰,2004年3月,备战高考的关键时期,她的母亲被确诊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刚上大学的她,学习之余,就去给同在沈阳治病的母亲熬药、洗衣服、买菜做饭,还要抽空兼职家教。大一下学期,母亲病重离世,让她难过不已。可家庭的悲剧并未就此停息,2011年5月,邢万丽的父亲在国外务工期间突发脑血栓,回到国内时已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全身处于瘫痪状态、语言功能基本丧失。那时的邢万丽一边要“喜笑颜开”地对奶奶、弟弟隐瞒父亲的病情,又要趁周末上午借口同学聚会去看望住院的父亲。6月弟弟高考结束,邢万丽开始专心照顾已回家治疗的父亲:最初,父亲大小便不能自理,邢万丽只能按点提醒父亲该方便了,但还是避免不了要经常给父亲换洗沾有屎尿的裤子。一段时间的治疗后,父亲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基本可以扶着人走路了,之后她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扶着父亲锻炼身体,八点左右回家给父亲喂饭、打点滴,下午继续陪父亲练习走路。

经过郭艳的劝说,小磊的母亲同意将孩子接回家照料。但小磊依然不写作业,母亲也毫无办法,打骂都不起作用。

郭老师昨日还记得蔡长兴当初刚到学校报到时的样子,“虽然这个学生个子不高,但满脸兴奋的表情,走在人群里很显眼。”所以她当时对蔡长兴的退学申请感到非常诧异。

带着重病父亲读书

在征得小磊家长[微博]同意后,郭艳每天下班后,将小磊带回自己家,和她女儿一起写作业、一起吃饭。几天下来,小磊表现非常好,在郭艳做饭的时间里,就把全部作业写好了。饭后,两个孩子相伴玩耍,等到9点多,小磊的妈妈再把他接回家睡觉。一次,郭艳的女儿问小磊最喜欢爸爸还是妈妈,小磊说:“我最喜欢郭老师,我也喜欢在你家,你家有家的感觉。”

记者昨日了解到,原来,蔡长兴所焦虑的是,瘫痪的父亲卧病在床在老家无人照料。为了回家照顾父亲,他无奈之下才提出要退学。在了解蔡长兴的情况后,郭老师说服他先请一段时间假,回家将家中事务处理好后再做决定。

2011年9月,父亲生活已基本自理,并由奶奶在家照料。在校攻读博士的邢万丽每天都要往家里打好几个电话安慰奶奶、劝说父亲。不幸的是,10月末,奶奶因劳累离世,家中再无人照顾父亲的饮食起居。权衡之下,她决定带着父亲来到了大连,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在同学们的印象中,邢万丽总是来去匆匆。她每天早上起床,准备完早饭后帮父亲刷牙洗脸,饭后看着父亲出去散步,做好午饭前的准备后一路小跑去教研室。中午回家做菜,爷俩一起吃午饭。晚饭后给父亲泡脚、用热毛巾敷右手、抬胳膊捏腿,等父亲睡觉后,再去教研室。因为父亲病后,心情起伏不定,经常发脾气,所以每周邢万丽定期给父亲换洗衣服、床单被罩的时候父亲都会破口大骂,还会喊着回老家。当女儿的理解父亲的心,父亲发脾气是因为他怕累着女儿,父亲要回老家是因为他怕耽误女儿学习。因为怕父亲一个人待久了会寂寞,她会在假期的时候推着轮椅带父亲到星海去看海,会在每个周末早上带父亲去早市,下午陪父亲去体育场练习脱拐杖走路……

当郭艳把小磊的这句话转述给他的父母时,夫妻俩心里很不是滋味。“人家老师都能把娃接回家,连着照顾一个多月,天天做饭、天天辅导作业。说句心里话,这一次是郭老师把我教育了。”小磊的父亲张先生对记者说这话时,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经过那一场风波,夫妻俩为了孩子都将重心放回家庭。这段时间,孩子的学习成绩也渐渐回升到原先的水平。张先生前两天专程跑到学校想当面感谢郭老师,直到此时,学校领导和同事才知道这件事。(高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