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齐榕)昨日,教育部发布《2009年全国教育事业统计公报》,截至2009年底,全国小学和初中学校数量和在校生规模相比上年都有所减少。其中小学数量一年锐减2.07万所,在校生减少260.04万人。

我省农村边远学校样本调查

更让孩子们高兴的是,学校的操场变成了水泥地。马上要上五年级的张福钰说,原来的操场是泥土地,一下雨,满脚都是泥,体育课都没法上。

  从我省来看,近年来,我省撤并农村中小学校点4000多个,撤并的原因在于我省农村劳动力外移,农村中小学生源逐步减少。

图片 1
闽侯田垱小学,孩子们在暑假新修的水泥操场上玩耍图片 2
闽清桔林小学的教室,由于是危房,新学期教学楼停用了图片 3
田垱小学余校长,帮工人一起搞校舍装修图片 4
田垱小学的这个钟已经破得连外壳都没了,但还在作为教学设备使用

余朝东也很高兴,从教30多年来,这大概是他任教学校里最好的教学楼。站在三楼的走廊上,他一边比划一边给记者介绍:围墙原来是12分墙,现在变成了24分墙;操场边上还设计了一个小小的景观带,很漂亮。

  迁徙儿童使农村生源逐年流失

N本报记者 李建芳 何旌 李薇 包华 文/图

“再多两个老师就好了”

  闽侯县的一位陈老师虽然自己是当地学校的骨干老师,可还是咬咬牙在福州晋安买了房,就是为了让孩子能到福州市区的学校上学。

核心提示:上周六,来自永泰的6岁小女孩周青青,通过电脑派位,顺利进入福州晋安区一所公办小学就读。自从把女儿接到福州,永泰老周就没想过把孩子送回老家念书。他觉得,现在城里上学很方便,条件也比农村好多了。

“硬件好了,也许能留住更多的老师。”余朝东说,学校里总共只有10位老师,除了他之外,目前学校里教书时间最长的老师,也才待了4年。县里规定,教师上山后必须教满5年,但5年时限一到,老师们就纷纷通过考调下山去了。“过去年轻老师的抱怨更多,生活条件差、没有青菜吃、连冰箱都没有……这两年添了冰箱,条件还好一些了。”不过,学校里以年轻女老师居多,“谈恋爱都没地方谈”,所以,每年教师都会变动两三个,有时甚至是三四个。

  在福州八县,像陈老师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和周青青一样,今年福州市共有近万名“三证齐全”的进城务工随迁子女,通过电脑派位或统筹安排的方式,进入城里的公办小学就读。

在田垱小学,每个年级一个班,每班只有十来个人,是真正的“小班教学”。但师资却依然紧张,每个老师都要同时兼任几门课。余朝东自己,除了教本专业数学,还要教五六年级的语文以及音乐和美术。

  福州永泰葛岭吴氏杨过希望小学的教导主任叶老师说,这几年,每学年的生源都在减少。学生少了,一个是因为家长到城里买了房子,学生跟着走了,还有一个是因为农村的家长到城里打工,孩子也跟着走了。不过,生源减少还有一个原因是适龄儿童也少了。

越来越多的进城务工人员和老周一样,把孩子带在了身边,留给家乡学校的,只是一个越来越远的背影……

“如果能再多两个老师就好了!尤其是英语和科学,很缺专职老师。”谈话中,余朝东几次表达出对师资的渴望。

  一人一校,摆脱不了撤并的命运

农村学校也曾有过辉煌的过去,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人口急剧向城市流动,农村校生源日益减少,规模也渐渐萎缩。2001年—2010年,我国启动大规模撤点并校,一大批农村学校被撤并。今年6月,省教育厅下发意见称,我省原则上不再“撤点并校”。在过去十多年这场“撤并风”中保留下来的农村学校,现在的生存状况如何,未来的出路又在哪里?

“孩子都跟父母进城了”

  不过,葛岭吴氏杨过希望小学因为离城关比较近,还不是生源流失严重的学校。一些离县城远、离主干道远的学校生源就流失得更厉害。

在开学之际,本报记者实地走访了福州闽清县、闽侯县、晋安区三地的几所农村中小学。从这几所学校的故事中,或许能窥见农村校边远学校生存现状的一斑。

余朝东并不是田垱村人。2006年,他从家乡的梧溪小学——一所现在已经被撤并的小学来到田垱小学当校长,一干就是六年。六年来,他亲眼见证了生源一年比一年少的局面。

  永泰县葛岭的布边小学距离县城比较远,离道路也有十几公里,属于生源流失比较严重的一个小学。近几年,生源一直在逐年减少。到最后,学校只剩下了1个学生。在苦撑了1年之后,最终摆脱不了撤并的命运。

A 闽清县桔林中学、桔林小学:“并校”背后的生存困境

“六年级16个人,五年级13个,四年级12个,三年级11个,二年级8个,一年级10个,总共70个。”说起学生数,余朝东了如指掌。不过,六年级的16个孩子已经毕业,而根据之前的摸底调查,今年秋季的一年级新生只有9个人。开学后,全校学生总共63人,只比城里学校一个班的人数多一点。

  这种情况下,重新布局,撤点并校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出路。加快布局调整,整合教育资源,集中办学,扩大规模,提高质量,成为我省各级政府着力解决的一项重要工作。据统计,近年来我省撤并农村中小学校点4000多个,有效整合了教育资源,提高了中小学教学质量和投资效益。

桔林乡是闽清县典型的农业乡,离闽清县城40公里。驱车前往乡政府所在地四宝村时,沿路可见一些山林,也有很多稻田荒着。

田垱小学的划片范围,包括田垱村以及周边金田村、延洋村,最鼎盛时,学校一度有200多名学生。不过,这些年来,学校的生源越来越少。“家里有老人的,孩子可能还会留下来上学,没有老人的,父母都把孩子带进城去了。”

  走出山村,是农村教育质量一次提升

在闽清县政府网站的乡镇介绍里说,桔林乡主要产业是食用菌产业、林竹产业、畜牧水产养殖业和旅游业。但对这里大多数的农民来说,外出打工才是最实在的。

C 晋安区宦溪镇捷坂小学:为一条跑道发愁的校长

  农村的小学撤了,能走的小孩都走了。不能走的,教育部门给的出路是到完小或者中心校去上学。但是,办学的相对集中带来了寄宿生人数大量增加,学生的住宿条件差、伙食营养差等问题。

村里有两所学校,分别是桔林中学和桔林小学。不过,桔林中学门口的校名牌得要更换了,因为它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桔林学校。与桔林中学百米之遥的桔林小学,因为校舍成危房,闽清县决定将两校合一,桔林小学的师生转移到桔林中学就读。

8月20日,是福州晋安区宦溪镇镇政府通知全镇学龄儿童小学报名的日子,然而这一天,没有一人前往宦溪捷坂小学报名。在捷坂小学当了十年校长,危苏舞对这一现状已经习惯了,“城里的小学报名,往往是家长(微博)挤‘破’了头,农村小学的报名就形同虚设,不到开学的最后一刻,就没有家长前来报名。”

  为了改善这种状况,从2008年秋季开始,我省在全国首推“免费营养早餐工程”。据悉,福建省实施“免费营养早餐工程”的农村寄宿制中小学共有1120所,惠及70余万名农村寄宿生。上学不收书本费和住宿费了,而且连早餐的费用都由政府包了。刚开始的时候,一些农村家长根本不相信有这样的好事。

“麻雀校”也曾经辉煌

生源是校长心中的石头

  此外,有的地方为了解决撤点并校后的疑难问题,还给寄宿生补助生活费。比如福州市的闽侯县对山区寄宿生按照每生每年150元的标准实施“热汤”工程。

桔林小学大约建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最早,只是四宝村的孩子到这里上学。当年,桔林乡下辖的13个行政村,村村都有一所小学。2007年,随着伴岭小学撤并到桔林小学,13个行政村目前只保留了桔林小学和后洋小学两所小学。桔林小学的划片范围共有11个村,后洋小学两个村。

8月24日,在“天秤”台风的影响下,宦溪大雨滂沱,开学前的捷坂小学也进入了校安工程——加固教学楼的最后阶段。在雨中,危苏舞指着装修一新的教学,却透露出丝丝无奈,“相比越建越好的教学楼,学生却越来越少,都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2011年,宦溪捷坂小学学生数量为80人,一年级到六年级每年级一个班,每个班级12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