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南京市物价局要“严查”幼儿园赞助费的消息,引发了广泛关注。几十名家长致电快报热线96060,表示南京不少幼儿园很“大胆”,还在继续收钱。而少数被要求“暂缓交钱”的家长,反而担心为此丢了这个入学名额。

  近年来,“入园贵”、“入园难”等字眼频繁见诸报端,越来越多的市民抱怨“孩子上不起幼儿园”。在前不久的全省学前教育改革发展现场推进会上,政府部门提出要逐步实现学前教育收费“一费制”,政府出钱买服务,对民办幼儿园进行补贴,适当降低收费标准,这让很多幼儿园、学前儿童家庭看到了“希望”。但是,也有不少家长对“一费制”充满
视频:解读幼儿园为何能在孩子身上频挖商机
媒体来源:东方卫视

  昨天一大早,南京市民李先生接到幼儿园的电话,让他现在不用来交1.5万的支票。李先生十分吃惊,一打听才知道最近针对赞助费的检查风声越来越紧,幼儿园有点怕了。记者获悉,针对前几年幼儿园赞助费一直无法查实的困境,南京市物价局决定今年主动出击,直接检查幼儿园的银行账户,严查一切与入园挂钩的赞助费。

  针对家长们的担忧,主管部门表示,全市幼儿园相关检查计划已部署完毕,将分步骤进行检查。家长向快报投诉的这些幼儿园,也已被主管部门记录在案。

了疑虑,“一费制”究竟能不能实现呢?公办幼儿园会不会如市民所担忧的、向民办园的高收费靠拢?

  ■幼儿园避风头

  记者调查

  ■现状

  听说要查收费 通知家长“别来交钱”

  家长:刚交1万5,园方:没收过个人汇款

  园长们不看好“一费制”

  家住南京河西的李先生昨日告诉记者:“早上8点多,我们家女儿要上的幼儿园老师打电话通知我,说原来要求家长在规定时间内交的一张1.5万元支票,现在不用来交了。”李先生对园方的“大变脸”感到十分吃惊。“我今天打听了一下,据说物价部门在查乱收费,估计幼儿园也不敢顶风作案。”

  市民陈女士(化姓)昨天致电快报96060称,自家孩子今年上小班,当时的目标就“锁定”鼓楼区一家颇有名气的公办幼儿园。好不容易通过一名“介绍人”的关系,朱女士见到了幼儿园一个负责人。她记得当时那个负责人说话很直接,开门见山就问“你们愿不愿意交?”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大多数公办幼儿园负责人都表示“一费制”确实是个惠民的政策,但效果如何,还要看政府部门如何具体实施。而不少民办幼儿园负责人则对“一费制”不无担忧。“要实现‘一费制’不容易,且不说天价幼儿园,现在一般公办园和民办园的费用差距也比较大,政府部门怎么调控?民办园一直负担着高成本运作,如果政府补贴不到位,民办园怎么生存?”南京市鼓楼区一位民办幼儿园园长忧心忡忡地告诉记者。

  刚刚交了赞助费的刘女士对记者说:“现在好的幼儿园这么难上,现在只要给上,捧着钱要交的家长多了去了。多交这笔钱谁愿意啊?但是要让家长去举报幼儿园又不太可能。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被幼儿园知道是我举报的,孩子还要不要上学了?”

  “虽然话里没把那个词讲出来,但我们都心知肚明这说的就是赞助费,立刻表示同意。”到了5月,朱女士的孩子接到幼儿园的通知,说已被录取了。随后幼儿园再次通知她缴纳赞助费1.5万元,通过支票转账的形式交。应幼儿园要求,朱女士不能以个人名义直接汇,还专门找了一家公司帮忙,以公司名义汇出了这笔名义上的“捐助金”。她还透露,跟孩子一同入学的100多个孩子,全都交过钱。

  据了解,今年8月,南京市物价局宣布市区公办幼儿园执行新的收费标准:省级示范园每生每月600元;市级示范园每生每月500元;优质园每生每月400元;标准园每生每月300元;一般园每生每月220元。各等级幼儿园可根据自身办园实际成本情况上下浮动,但上浮幅度最高不得超过20%。

  今年动真格的了

  不过,当记者致电这家当事幼儿园时,相关负责人表示很冤枉,称从来没有接受过这样的个人汇款。记者表示,家长的钱不是个人账号汇的,而是通过一家公司汇出的。负责人听罢,要求记者提供这家公司的具体名称。当记者表示不方便透露后,对方说,连公司名称都说不清楚,那就没法搞清楚情况。

  在实际收费中,多数幼儿园的收费都在标准基础上往上浮动了20%,公办园最高收费达到了720元。民办园的收费普遍高于公办园,天价幼儿园要10万多一年,价格低的也要每月1000元左右。“收费悬殊怎么调和?政府部门还是先给出具体方案吧,光嘴上说肯定是不行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物价局称将直接查幼儿园账户

  那这个幼儿园到底有没有接受过外来的资助?该负责人回应说,有一些帮扶单位会来捐,但这些捐助与家长口中和上学挂钩的赞助费绝不是一回事。“这些单位对幼儿园比较支持,也有资金实力,会捐钱捐物,这几天经常有一些单位的负责人前来,有的带着送给幼儿园的设施,有的直接带着支票。”当被问及这些捐助涉及多少钱款时,负责人只是模糊回答“有多有少”。

  ■调查

  昨日,南京市物价局检查分局局长刘国宝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由于证据难坐实,过去在查处幼儿园赞助费这个问题上,一直没有很大的突破。今年物价局又要查赞助费了,这回是不是真的能颠覆这个行业“潜规则”呢?

  家长心态

  公办园存在“暗收费”

  今年所有幼儿园逐一要查

  暂停交赞助费,有的家长反而慌了

  “实行‘一费制’后,公办园还会收取‘赞助费’吗?如果收的话,那岂不是还是上不起公办园。”魏先生的儿子刚刚满3周岁,一心想让孩子上公办园的他已经在忙着帮孩子找幼儿园了。据了解,虽然政府部门一再严格禁止“与入园挂钩的赞助费”,但不少公办园仍偷偷换个名目收取“赞助费”。

  刘国宝告诉记者,其实从今年初开始,幼儿园赞助费就纳入了专项检查内容,一直都在做。最近,媒体集中曝光了几所幼儿园收赞助费的情况,使得大家又开始高度关注这件事了。刘国宝向记者表示,今年不但被媒体点名的幼儿园要查,南京所有的幼儿园都要查,现在各区物价部门已经在检查了,准备最近开个会对目前摸到的情况进行一一梳理,逐一定性。

  昨天还有读者反映,自己孩子要上的幼儿园是所集体性质的公办园,硬件条件比一般教育系统办的公办园要差一些,但赞助费要交8000元。他已经交了这钱,拿到的收据盖的章竟是一家广告公司,收据的内容是货款。家长表示,原本公办园实行“一费制”,每月保育教育费和伙食费加起来收费不到千元,家长的负担相对轻一些,但这样七七八八一收,工薪家庭哪里吃得消。记者与这家幼儿园取得联系,但园长未接受采访,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收赞助费的事。

  “目前仍然有不少公办园收取‘赞助费’弥补教育投入的不足,政府部门一方面应该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另一方面应该设立严格的监督程序,彻底刹住收‘赞助费’之风。”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

  直接查幼儿园银行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