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期开学,教辅书热销。昨天,记者在某大图书销售网站上发现,作为开学“三大件”之一的教辅书销售异常火爆。出乎意料的是,仅与小学一年级配套的教辅书就多达50页、近千种。但这些模样相似、又都透着“权威”的教辅书也让人犯难。因为,想从林林总总的教辅书中选出最适合的那一本,没有一双火眼金睛还真不行!

新华网沈阳3月3日电(范春生、刘品初)辽宁各地中小学生开学之际,大中小书店甚至是学校周边的文具商店抓住时机,上架的教材辅导书销售火爆。“最快三天编出一本”,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地方的教辅市场乱象远不止于此,教辅书质量难以保障,是否合法授权出版叫人难辨。

  虽然离开学还有大半个月,但眼花缭乱的教辅书已陆续上了书架。两年前的8月,本报调查“一书成虎——教辅乱象”,今年是否愈演愈烈?

  买教辅难倒众家长

教辅热销 学生喊累

  一位民营书商告诉记者,他一看到“教辅”两字,就联想到“暴利”。记者上周对教辅市场的买卖双方进行调查采访发现,昔日备受追捧的教辅书已悄然走下销量榜的神坛,动辄上十万册的发行量已经黯然成为过去时。

  这两天,“小一”新生家长王女士被买教辅困扰着,“一本教材能配十几种教辅,而且来头都不小,要么是‘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体系认证’,要么是‘某某机构联合推荐’,而且一水儿的名师编撰、权威推荐,每一本看起来都质量过硬、值得信赖。但仔细翻看不难发现,有些教辅书存在明显纰漏。搞不懂,名师怎么会编写、推荐这样的书?”王女士显得一头雾水。

3月1日,记者在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岐山路第一小学附近的新华书店走访注意到,很多学生家长在挑选教辅书。书店工作人员证实:“几个年级的教辅书卖光了,我们每年寒暑假都会进一批教辅书,卖得特别快,都是补课班要用的或者回家提前自学的。”

  来自杭州新华书店的数据显示,教辅类书籍的销量正以每年12%多的速度下降,但教辅的乱象依然突出,书商们搅尽脑汁想要推出能挣钱的畅销教辅,但市面泛滥着质量低劣的拼凑教辅,突出表现在大量的雷同、抄袭,发行渠道的混乱,高中许多教辅书价格超过教材,一本教材有几十种教学参考书,许多答案自相矛盾、错误百出,令许多学生感叹花了冤枉时间,找不到对症的“那一本”,误导学子,教辅书市场正面临着急剧的洗牌。

  对此,一位多年从事出版行业的业内人士坦陈,现在的教辅市场,出版社做,新华书店做,还有大量的书商在做,但是受利益驱使,这些教辅书的质量却未必都能让人放心。“有多少出版人肯花钱、花时间,请专家认认真真编本教辅不好说,但由大学在校生操刀、剪刀加糨糊‘剪贴’出来的教辅却并不鲜见”。

记者随后来到北方书城,发现众多的教辅书名目繁多,噱头十足:《特级教师优化试卷》《15天巧夺100分》《金榜夺冠》《北大绿卡》等,让前来挑选的家长难以选择。一位家长说:“教辅练习册太多了,看得眼花缭乱,我主要看印刷质量和编写的老师,都是硬着头皮选的。”

  学生:好多教辅书来头很大,题目眼熟

  前一段时间,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打了一场官司,起因就是教材和教辅被侵权。“外研社出版的新标准英语教材和教辅,从面世起就不断地被侵权、盗版,一些不负责的教辅书直接从原版教材、教辅里面大段大段地‘剪贴’,最多的时候市场上能见到的不下十几种。”法务主管郝琨介绍,外研社出一本教材或教辅,从立项到出版,最少要两年时间,但那些雇用大学在校生做“剪贴”的,一两个月就能编本教辅书。

在种类繁多的教辅书中,内容同质化的现象非常严重。沈阳市皇姑区岐山三校德育处主任高燕表示:“现在是教辅书销售的高峰期,几乎成了一种刚性需求,很多家长为了提升成绩,都会给孩子购买各类教辅书。”她称,“同一个出版社‘撞题’无话可说,但是不同出版社频繁‘撞题’就说明这些习题确实是有问题了。”

  杭州庆春路购书中心的高中教辅区,记者见到,林林总总的教辅书种类不下百种,而出版社也是天南海北。要挑选一本合适的教辅书,不花上点时间还真不行。

  盗版教辅有害无益

与教辅市场火暴相对应的则是中小学生的不堪重负。沈阳市和平区一位上初三的女同学告诉记者:“教辅书有好多,很多题都没做呢,同学们都这样,累是肯定的,但没办法!”

  “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体系认证的教辅品牌”、“新浪、搜狐、腾讯教育频道、人民网联合推荐”、“中国教育报‘好书教师评’最有价值教辅图书”,“中国第一套杂志式教辅”,名师编撰、权威推荐、创新形式,封面上,各种噱头直叫人看花了眼。每一本教辅看来都那么质量过硬、值得信赖。

  “实际上,能够在书店见到的教辅,绝大多数质量还是比较有保证的,家长们需要特别留心的是那些只在网上兜售,或是通过特殊渠道征订的教辅书。”外研社基础教育出版分社教辅编辑部主任邢印姝表示,误买了“伪”教辅,损失绝对不仅是花了冤枉钱、冤枉时间。

知情人揭黑幕:三天出一本教辅书

  “我刚翻看了几套卷子,好多题目看着都眼熟,四年前我读高中时就是这些题型。”购书中心,正在给高三表妹选书的大四学生刘莘这样告诉记者。课改一轮轮,教材一版版,教辅内容却还是换汤不换药,刘莘的发现并非偶然。

  邢印姝表示,目前一些不负责任的教辅图书,直接从原版教材的配套教师用书中摘录教材的课文翻译和练习答案,让学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中文翻译和习题答案,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方便了“用户”,但“偷懒”的直接后果是,课堂学习效果大打折扣,成绩提高更无从谈起。更不用说那些“剪刀加糨糊”模式下编写的教辅图书,充斥着知识性错误、排版印刷纰漏等问题,对学生的英语学习有百害而无一利。

记者联系到了沈阳市有过三年教辅书编辑工作经历的杨宏。他直言不讳地说:“别信教辅封面上那些‘XX名师推荐’‘XX命题组推荐’的宣传,多半都是噱头。”他承认,有时出版社的确会约请名校名师出题,“让名师出题,最终的目的也只是为了便于销售,更多的时候都是其他人编题,再挂上名师的名字。”

  “书籍价格没什么太大变化,就是广告比以前多了。”这些教辅书价格在20~50元上下不等。在教辅区转了一圈,对比四年前的教辅图书,这是刘莘最直观的感受。这些广告除了打传统的权威效应牌,打网络主意的教辅书不在少数。购买书籍、赠送充值卡,可供下载网上资料,是他们统一的模式。在线教室、精品资料包、手机报等增值服务是其中一家教辅书网站的服务项目。

  买教辅首选“原版”

除了名校、名师挂牌,教辅书的封面上还经常出现一些看起来很权威的主编机构。记者在采访中也看到,有的教辅书上注明了“全国中考命题研究组编”等字样。“肯定有一些教辅用书是经过某些权威机构审定的,但我敢说这只占极少的比例,有些机构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杨宏说,“以‘全国中考命题研究组’为例,现在中考都是由各省、市、自治区自行命题的,你说能有这样的机构吗?”

  虞梦柔和她的妈妈已经绕着高一助学读物的书架转了好几圈,手里的教辅书总是拿起来,翻了翻,又放回原处。半个小时过去了,她们还是定不下来买哪本好。

  目前,市场上出售的各种教辅书可谓琳琅满目,而且大多由名师编撰、权威推荐,质量高下难以分辨。对此,邢印姝为学生和家长们识别“真”教辅提出了三点建议:

杨宏还告诉记者,自己没教过一天书,最快的时候却三天就能编出一本教辅书,从小学到初中的都编过。一本小学习题试卷,从编书、排版、校对、修改、再校对、再修改等程序走下来,差不多得10天。“现在快了,一周左右。”他说,自己原来供职的单位,一个学期能编300余种教辅书,再通过买书号的方式,给教辅书安上合法的“身份”。

  “这套书,光配套教材就有人教版、人民版、苏教版、浙科版,这么多版本,实在不知选哪本好。”家长张女士说,“现在市面上这么多书,也没有特别叫得响的教辅书,看着都差不多。只能说,适合自己孩子的‘那一本’最重要。”但到底什么才是适合自己孩子的,张女士心里没底,女儿班上48个同学,大家不约而同选择了“听老师推荐的”。

  首先,看“出身”。首选由教材出版单位配套出版发行的“原版”教辅书。其次,看品质。专业出版社聘请的作者都是国内外著名专家,出版前又经过严格的审稿和校对环节,较少出现知识性错误,购买前要认真翻阅图书内文。第三,看印刷。高品质的教辅印刷质量较高,很少出现脱页、散页等情况,在排版上也比较符合学生的生理特点和阅读习惯,所以字体大小、清晰度等都可以作为识别教辅质量的标准。

辽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张思宁分析了教辅市场现状的原因:“教辅市场的火爆还是由庞大的社会需求决定的,目前繁重的课业负担都是人为制造的。减负口号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从提升基层教师的职业素质和职业道德水平做起。”

  老师:我们资料越多越好,学生教辅越少越好

  晨报记者 徐虹

低劣教辅危害中小学生身心健康

  这个暑假,对于杭州十三中的科学老师任老师来说过得不轻松。他需要从数百本教辅中,去粗存精,挑选出可以让学生新学期去做的习题,而且每年都是重新挑选,不会重复向学生推荐前几年的教辅,“每年花在教辅书上的钱至少有2万块,几乎市面上能看到的所有科学类教辅我全买回来家,大概会有五、六百本。”对任老师而言,这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