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寒冬 中国教育培训市场一片暖意 课外培训行业成资本市场富矿

  风险投资,投在哪儿?

4008com云顶集团 1新浪教育中小学辅导机构高端访谈嘉宾合影

  北京时间10月20日晚,学而思教育集团登陆纽交所。这家位于北京的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交易首日股价以高于发行价40%的14美元跳空高开,最终报收15美元,首日涨幅达50%。这也是继新东方、安博等大型教育集团后,又一个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教辅机构。经济向下,教育向上,在全球经济的“寒冬中”,中国的教育培训市场却一片暖意。

  从去年至今,有近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流向了国内培训行业。教育规划纲要公布后,风投的视线开始向从事学历教育的民办高校转移。

  自2008年起,以北京、上海为代表高考(微博)考生人数较08年锐减接近2成。而2010-2011年间参加ACT考试人数比往年同期增长了50%,考生人数的下降,留学(微博)低龄化的日益显现,对于教育培训机构而言,是机遇还是挑战?对此,新浪教育频道在5月24日特别举行了主题为“新形势下的中高考辅导培训市场走向”高端访谈。

  事实上,在过去若干年间,中国的教育培训市场一直被投资机构所青睐:2004年新东方教育集团获得老虎基金5000万美元的风投资金,2006年登陆纽交所,成为国内教育行业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企业。新东方的裂变就如同点燃了爆竹的引线,自此国内教育培训市场的“喜报”噼里啪啦接踵而来。2007年9月启明创投和SIG携2000万美元投资巨人教育集团;同年同月美国凯雷投资集团宣布2000万美元入股新世界教育集团;同年10月,鼎晖创投首轮融资2000万美元入驻学大教育;2009年8月,老虎基金携韩国KTB投资集团再次涉水,向学而思投资4000万美元……

  早在两年前,中国教育培训业就已经打好了上市的“伏笔”。成立于2001年的学大教育,一直被业内认为是国内领先的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国内最大的“一对一”个性化辅导机构。2007年,学大成功吸纳鼎晖创投基金的风险投资,主要用于提高学校的教学水平、改善教学环境、招募优秀人才等。随后,学大进入飞速发展期,仅2008年经营业绩就实现了500%的增长。截至今年9月底,学大已在全国44个城市自建了178个教学中心。今年1月至6月,学大的收入达7789万美元,实现净利润1183万美元。

  此次活动特别邀请了学大教育CEO金鑫(微博)、学而思国际教育集团副总裁樊保国、精锐教育总裁张熙、巨人教育集团总裁尹雄(微博)、新东方优能中学推广管理中心主任罗娉(微博)、优胜教育总裁刘欣伟(微博)、精华学校校长李峰学(微博)、光华鼎力总裁武俊杰、清大世纪副总裁王政、京翰教育执行总裁肖冰(微博)、101网校副总经理梁承昊等十一家国内顶级中小学辅导机构老总出席了峰会并进行主题研讨。

  教育培训业是座“富矿”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但问题是这座“富矿”到底有多富?那些不同角色的采矿人,投资者、经营者又从中开采到了什么?

  风投为何选择学大教育?鼎晖创投基金负责人表示,鼎晖创投基金选择学大,看重的是它在中小学个性化教育领域的领先地位和创新模式。中国教育正在走向多元化与实用化,包括教育培训在内的民办教育将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与会的机构老总针对新形势下的教育市场现状、隐患和未来发展方向进行了积极的交流与沟通,大家一致认为中国教育是一个朝阳行业,中国教育市场的容量远超出想象。而随着家长对于教育多样化、个性化、高端化的要求,教育培训行业已经面临从量到质的转变的时机。会中行业精英们同时也对现阶段中小学教育行业的一些问题也毫不留情的提出:行业准入门槛过低导致市场较乱;广告宣传概念炒作以及诚信问题的日益严重。

  下金蛋的课外辅导市场

  受风投基金青睐的不单是学大。2000年至今,中国内地已有20余家教育培训机构获得风险投资,而且这些风投由此前集中在IT培训和英语培训机构,开始转向中小学课外辅导和职业教育、继续教育等公办学校教育之外的广阔领域。

  本次访谈中,与会嘉宾对于教育培训行业未来走向在认知上也表达了惊人的一致:教育管理水平的提高、教学能力的不断提高、产品的创新是走得更好更远的最好途径。与会老总们表示:教育是一个良心的行业,是一个用品质说话的行业,也将在今后的发展中更加严格的自我要求,为中国的教育培训行业推进尽心尽力。

  据不完全统计,仅2008、2009年两年间,就有不少于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流向教育培训行业。5年前,老虎基金投入5000万元换取了新东方18.93%的股份;5年后再次投资学而思,占股17.5%。两大教育集团上市后,截至10月23日,新东方和学而思的股价分别为98.61美元和16.50美元,老虎基金作为投资人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德勤创投联盟最新发布报告表明,从去年至今,有近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流向了国内培训行业,占其总量的三成以上。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教育培训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资本聚合力,是因为它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强,培训的许多细分领域具有‘反周期’特点,尤其是在诸如中小学教辅市场,培训机构提供的服务几乎已经成为必需品,自然成为了投资机构的追捧对象。”一位全球著名投资机构的基金经理说。

  风投的大量注资与越来越多教育培训机构密集上市,成了许多业内人士判断一家培训机构是否具有成长性的一个基本标尺。在很多场合,几乎所有获得过风险投资的教育培训机构都会被问到上市的问题。因此,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大量风投资金成为教育培训业海外上市的助推器。

  另外,从市场规模本身来说,世界银行公布的报告显示,中国从小学到大学的学生人数占世界的17%,但教育市场却只占2%,因而在未来10年内,中国将成为全球增长潜力最庞大的教育与职业培训市场。

  风投“下注”教育服务业的步伐还远未结束。风险投资界人士透露,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公布后,风投的视线开始由非学历教育的培训市场,向从事学历教育的民办高校转移。目前,有多家风投基金正在试探性地与相关目标校接触。

  德勤2009年第四季度发布的《教育培训行业报告》表明,去年我国教育培训市场总值约6800亿元,预计到2010年,正规市场规模将达9600亿元。其中由于中小学教育资源的争夺激烈,需求趋于刚性,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已成为最受投资者关注的金蛋。

  不可否认,随着学大教育等教育培训机构的密集上市,更多的风投“下注”潮也将可能向更广阔的教育领域延伸。在相关政策的扶持下,一批优质的民办教育将可能获得风投基金的支持。但是,这波海外上市和风投的“下注”潮,对于教育培训、教育服务市场,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个领域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在北京重要的交通枢纽公主坟一带,原本为方便乘客寻路使用的地铁站出口指路标识牌,已经被培训学校的名字占据了半壁江山,学大教育、ABC外语培训学校、新东方公主坟校区……

  上市融资,如何用?

  从简易作坊到上市公司

  教育培训机构上市就像是一次“体检”,可以让企业全部置于“阳光之下”,有利于教育培训机构自身以及整个行业的规范化发展。

  “其实国内的课外教辅一直不难做,上世纪90年代后期,各种培训班就已经满天飞,在地上竖一个牌子就能招生。我就在北京西城区教育局边上立了个牌子,然后让传达室的老太太帮我报名,报一个孩子给她10块钱。教材成本大概每本10元,北青报上登一次广告300元,然后在附近的学校租间教室,用一次才25元,这样班就办起来了。”

  亲历了5个多月的上市筹备过程,学大教育首席执行官金鑫说,对于目前良莠不齐、过于分散的国内培训市场而言,教育培训机构上市就像是一次“体检”,可以让企业所有的管理、经营、财务等全部置于“阳光之下”,既有利于在全球范围打造自己的品牌,又有利于教育培训机构自身以及整个行业的规范化发展。上市后,学大计划今后继续围绕中小学“一对一”课外辅导的个性化教育理念,提供更多的个性化教育服务项目。

  魏先生曾经在1996年~1999年办过3年少儿剑桥英语班,同时也在新东方等其他培训学校教课:“当时我记得早上7点开始骑车去新东方教课,晚上再回到西城外国语学院给我自己的班教课,一天就能挣1200元人民币,相当于我爸一个月的工资。”

  金鑫说:“上市后,学大会站在一个比现在更高的起点思考和做事,并且有更多的资金、更好的团队和更高的目标。学大希望能整合更多资源、团队和更好的模式来提升和完善学大教育的服务,帮助中国更多家庭和孩子享受到高质量的个性化教育服务。同时,我们希望能够把我们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带到国外去,也就是帮助中国的教育走出去,实现国际化的交流。”

  由于是单兵作战,自己办班自己教,魏先生做了3年的教辅学校挣了大概30万元,用他自己的话说,“算是很一般”。随后他留学德国,目前任职加拿大一所公立大学的研究中心主任。但他每次回国,看到曾经的“战友”,或者新加入的同行时,仍然禁不住感慨:“这几年他们的规模做得相当大,我现在的经济实力已远远不能与他们相比。”

  据学大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上市后,学大募集的资金将有两个用途:一是用于改进运营和技术平台,开发个性化教育产品、教学内容、教材和服务,以及引进高素质人才等;二是用于全国教学中心的网络建设,今后两年在全国计划每年新建70家个性化学习中心。

  短短十几年,国内中小学教育培训的状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校舍从中小学或民办学校的闲置教室,转到名校周边以及繁华商圈的高档写字楼;教师从大中小学老师或兼职大学生,到现在经过一轮轮训练筛选的专职辅导老师;管理从小规模式的简易作坊到如今的教育集团、上市公司……

  吸引风险投资—发展—上市—融资—再发展,似乎已经成了国内几乎所有教育培训机构一个共同的成长公式。其实,这只是国内教育培训机构海外上市热潮的一个开端。根据德勤创投联盟的调查数据显示,国内受访的教育培训企业,80%表示有融资需求,近50%有上市打算,并一致倾向海外上市。之前已获得风险投资的达内科技、东方标准和北大青鸟等IT培训机构,作为中国教育培训机构海外上市下一梯队的主力军团,如今先后也进入“临跑阶段”。

  甚至连机构负责人的思想都发生了转变。除了挣钱外,“当上教育行业的领头羊,不断推动中国教育的发展,甚至挤上世界舞台成为代表中国的领军企业”变成了许多教育集团老总的心头愿景。

  国家总督学顾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陶西平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大力支持民办教育,改进非义务教育公共服务提供方式,完善优惠政策,鼓励公平竞争,引导社会资金以多种方式进入教育领域。因此,中国民办教育发展将面临新的发展机遇。

  海淀区是北京的文化教育大区,据北京市海淀区民办教育行业管理协会统计,截至2008年年底,全区共有民办教育机构近600家,其中大多为非学历教育的培训机构。2006年~2008年近3年内,这些培训机构的房租达到4个多亿,教学设施投入约5600万元,全区各培训机构共为教职员工发放酬金12.64多亿元,广告费付出6511万元,纳税1.23多亿元。

  世界银行2008年发布的《通过终身学习来提高中国的竞争力》报告说,中国从小学到大学的学生人数占世界的17%,但教育市场价值却只占2%。在刚性需求之下,未来10年,中国将是全球增长潜力最大的教育与职业培训市场。

  25%的利润率算不算暴利

  国际数据中心中国公司(IDC
China)的最新数据表明,2008年,中国私人教育支出总额高达5608亿元,其中课外辅导的支出就达823亿元,2013年该领域的支出将增至1274亿元。而目前包括学大教育、新东方等国内排名前五位的教育培训巨头,也仅仅占整个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份额的1.6%。显然,这个市场还只是处于发展初期。

  在一些网友的评选中,课外的教辅机构被认为是暴利行业,动辄上万元的学费早已不鲜。究竟教辅行业算不算得上是暴利呢?

  “目前中国家庭支出最大的项目,第一是住房,第二是教育。教育培训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很多环节还比较落后,因此整个行业存在很多发展机会。”学大教育集团总裁王钧表示,教育行业是预先付款,不存在库存、应收账款等问题,抗经济周期性衰退的能力比较强。

  “学大教育”成立于2001年,9年前还是一个提供家教服务的网站,从2004年起采用“1对1个性化辅导”模式,开始了真正的教育服务。现今,学大已经在全国27个省,44个城市建立了157个学习中心,共有员工近1.3万人,其中老师占8000多人。

  大浪淘沙,留下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