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幼儿园学费上涨让家长倍感压力。

阅读提示

眼看开学的日子到了,家长们是否已收到公办幼儿园退还的赞助费?连日来,羊城晚报记者走访了解到,关于广州市公办幼儿园将退还赞助费的承诺至今没有下文。诡异的是,反倒掀起了民办幼儿园一阵涨价风,甚至一次性收取一学期的费用,这让多数只能入读民办幼儿园的孩子家长叫苦连天。

  近来,幼儿园教育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除了入园难,幼儿园收费上涨也让家长们抱怨“太过离谱”。

为弥补幼儿园之缺,2011年,教育部启动了“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各省市区均加大财政投入、推进幼儿园建设。国家教育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曾表示,“入园贵”、“入园难”有望在一两年内得到缓解。如今2012年末已至,孩子们的“入园路”走得如何?家长[微博]们的“入园苦”有无缓解?近日,记者在广州实地调查,一探学前教育的愁与忧。

推荐阅读

  记者在调查了广州市区40多家民办幼儿园后发现,与去年相比,保教费平均上涨了30%以上,膳食费上涨了12%,购置费等多种名目的收费也在涨价。有近三成的民办幼儿园除了每月收取固定的费用,还要在入园时一次性收取从千元至6万元不等的捐资助学费。有些历史较久、较为热门的幼儿园学位简直等于拍卖,捐资助学费只设1000元的底价,不设上限,有家长为了争取一个学位甚至出到两万元。

  进公办园?难!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家长:入园费涨价进行时

学位不到三成,稀缺资源靠“拼爹”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市民张女士说,一个月前打电话向越秀区某中英文幼儿园询问价格,当时对方说全托2000元/月,日托1780元/月,而前几天再次询问时,全托已经由2000元变成2500元,另外还要交每月380元的膳食费。据了解,浮动价在民办幼儿园收费时相当普遍。

“刚开始,我没有为孩子入园的事担心,没想到后来的情况吓了我一跳。”广州海珠区光大花园业主黄娴珍谈起孩子的“入园难”,颇感无奈。

未见公办园退赞助费

  家住麓湖的邢女士也有类似遭遇,其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在短期内膳食费从300元涨至350元,最近又涨至400元。麓湖新村幼儿园的膳食费从每天6元涨至10元,周门玛利亚幼儿园的膳食费涨价后达到20元/天。

黄娴珍所住的小区里,有一所公办的“光大花园幼儿园”,当时开发商承诺该园优先向业主开放。然而现实却很残酷,“72个名额,两三百人半夜就开始排队抢!”
黄娴珍甚至提出自愿交捐资助学费3万元,但最终收到的还是一张“不录取通知书”。

昨天,记者走访了东山口某公办幼儿园,发现幼儿园的大门紧闭,校内在进行最后的施工,门口贴着的是收费标准仍是以前的旧标准,尚没有更新。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现在还没正式开学,对于收费是否变动,校方没有下发通知,他们也不清楚。”

  幼儿园保教费更是普遍上涨。如洋紫荆东风幼儿园的保教费从每月1380元涨至1580元。即使那些暂时还没调价的幼儿园,也多在酝酿涨价。泽晖苑英文实验幼儿园、洪桥幼儿园、信孚慧雅幼儿园目前的保教费分别为每月550元、518元、1098元,在调查中,他们都向记者表示将在今年9月开学后涨价。

这样的入园故事,对广州普通家庭而言,已习以为常。听黄娴珍说,早些年随着国企改革,后勤社会化,兼受非义务教育“市场化”的观念影响,许多公办幼儿园被解散或民营化。“我们没有过硬关系,肯定进不去”,黄娴珍说。

家长陈女士提前带着女儿回了趟幼儿园,据了解,去年陈女士交了3万元的捐资助学费,听说最近教育部门承诺这费用可以退,于是她抱着侥幸的心理来看看,“如果真的能退款,那我拿回2万元也值得。”但令陈女士失望的是,无论在幼儿园的门口还是公告栏都找不到类似退款的通知,至今她也没收到幼儿园老师发来的关于退款的信息。“退款估计是没戏了,但如果退不了,那就希望能按原来的收费标准,否则我们真的亏了。”

  有些幼儿园则采取在某一时段内打折,过了该时段按原价收费的政策,让家长们产生一种“过了这个村再没这个店”的紧迫感。许多家长有过类似经历:在向某家幼儿园了解情况时,被告知“学位所剩无几,近期将涨价”或者“今天报名可以七折优惠,逾期全价”等。由于幼儿园的学位供不应求,招生长期处于卖方市场,因此不少家长一听此话赶忙交钱报名。

按照公开的数据,2011年广州全市1548所幼儿园中,公办园仅有396所,占总量的25.58%。而这,还是“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大力推动的结果。有业内人士坦言,不到三成的公办园学位依然是“拼爹”的稀缺资源。

广州妈妈网也发起了一项微调查:开学将至,哪些幼儿园取消并退回赞助费了?调查结果发现,从23日至今没有一位妈妈表示从公办幼儿园收到关于退款的通知,“异想天开,别傻了”、“肯定无得退!老师不会提,家长更不敢问。要么就不读,孩子在他们手中,伤不起啊”……多数家长对能退款都不抱希望。

  慌不择园的后果是孩子入园后才发现条件不能让人满意,或是根本不适合自己的孩子,只好又托关系找门路换幼儿园,不仅牵扯了家长大量的精力,而且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为此,广州打算从明年起,将吃财政饭的8所机关幼儿园的学位拿出70%向社会开放。据了解,2011年广州机关幼儿园共提供了约1.4万—1.5万个学位。以此算来,70%也就增加了约1万个学位。即使承诺兑现,相较于全市约35万名在园幼儿来说,仍是九牛一毛。“这些学位怎么公平透明地分配,至今还没有可行办法。”有市民反映。

但有不少家长却表示求神拜佛别把赞助费退回来。“退款是否意味着退学,还是别搞我啦!”“千万别把赞助费退回来,我怕每个月的交费要超过我一个月的工资,赞助费一次交了就交了,每个月落得轻松。”

  除例行的费用外,不少幼儿园还要收取一笔可观的赞助费,由家长“自愿”捐助,这已成为半公开的潜规则,这笔费用也在水涨船高。据了解,岭南(香港)中英文幼儿园的捐资助学费由6000元涨至8000元,周门玛利亚幼儿园一次收取4年的捐资助学费3万元,而孙瑞雪实验幼儿园仅一年的教育金就要2万元。

  政府虽定严规,“乱收费”至今未退

不过,据家长郑先生透露,有省一级公办幼儿园的老师表示新学期将按照旧人旧办法,言下之意就是赞助费不退,收原来标准的保教费。但园方还未最后公示。郑先生说,两年前他们交的赞助费只有4000元/年,如果现在退保教费交新标准的保教费,其实很不划算,因为现在的保教费已经涨到1050元/月,而之前他们的保教费只需270元/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