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以县乡财政为主的义务教育保障机制,实行省级财政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是促进我国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城乡差距、地区差距的必由之路。

长期以来,我国义务教育经费是以地方财政为主保障的,因此,一地的教育保障水平,往往取决于一地的财政实力,这是我国义务教育存在严重的地区差异、城乡差异的根源所在。很显然,统一经费标准,是促进义务教育均衡的重要措施,也才能真正让经费随学籍变动流动起来。

图片 1CFP供图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1月1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整合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和城市义务教育奖补政策,建立统一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国家要统一确定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统一对城乡义务教育学生(含民办学校学生)免除学杂费、免费提供教科书、补助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费,实现“两免一补”经费随学生流动可携带,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11月1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整合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和城市义务教育奖补政策,建立统一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实现“两免一补”经费随学生流动可携带。这是推进教育领域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重要举措,也是适应新的社会发展形势、顺应新型城镇化发展要求的必然选择。尤其是经费随学生流动,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有利于促进教育公平,解决随迁子女的城市求学问题。

义务教育保障经费将城乡统一

当前,我国有不少地区给义务教育学生(含民办校学生)免费提供教科书,国家这次出台规定,是进一步推进这些工作,扩大覆盖面,促进教育公平和社会公平。要落实这些规定,尤其是做到决定提到的三个“统一”,关键在强化省级财政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

从2008年起,对随迁子女入学的“两免一补”经费保障安排,我国实行的是“流入地为主,公办为主”的“两为主”原则,这在短期内,可通过对流入地地方政府提出要求来落实,但却缺乏长效机制,因为按照目前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流入地为主”就意味着要由流入地政府投入教育经费加以保障,接受随迁子女越多,承担的教育投入也越多,这会使流入地政府缺乏解决这一问题的长期积极性,近年来,中央财政对解决随迁子女入学问题比较好的地区进行奖励,但奖励的经费相对于流入地政府的投入只是杯水车薪。

国务院决定未来两年新增义务教育经费150多亿,“两免一补”随学生流动可携带

统一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是在免除学杂费后保障学校办学的重要措施。目前,我国的义务教育经费主要由地方财政保障,存在经费标准不一的问题。实行统一基准定额,仅靠县乡财政难以做到,这意味着要打破原来的以地方为主的保障机制,强化省级财政对公用经费的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决定提到,由中央和地方统一分项目、按比例分担经费,明后年将新增财政投入150多亿元,这需要进一步根据不同地方的经济发展情况明确分摊机制和比例。

要解决这一问题,就有必要建立经费随学籍走的新机制,即一名学生从一地流出,到另一地求学,就应该把投到这名学生身上的经费(学费、杂费、书本费等)也随之流出到流入地,这样,就会减轻流入地的负担,也让流出地有经费流出的压力。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昨天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明后年新增财政投入150多亿元,建立统一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实现“两免一补”经费随学生流动可携带。明年春学期开始,国家将统一确定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2017
年春季学期开始,城乡将统一“两免一补”。

决定提出经费随学生流动的概念,具有重大现实意义,有利于促进教育公平,解决随迁子女的城市求学问题。对于随迁子女入学,从2008年起,我国实行的是“流入地为主,公办为主”的“两为主”原则,这在短期内可通过对流入地地方政府提出要求来落实,但很难持续,因为流入地政府接受随迁子女越多,承担的教育投入也越多,这会使流入地政府缺乏解决问题的积极性,而相应的奖励也是杯水车薪。建立经费随学籍走的新机制,会减轻流入地的负担,也让流出地有经费流出的压力。

随着全国中小学学籍信息平台的投入使用,经费随学籍走,已经没有技术难题。但是,这却面临各地经费标准不一致的问题。长期以来,我国义务教育经费是以地方财政为主保障的,因此,一地的教育保障水平,往往取决于一地的财政实力,这是我国义务教育存在严重的地区差异、城乡差异的根源所在。很显然,统一经费标准,是促进义务教育均衡的重要措施,也才能真正让经费随学籍变动流动起来。

专家指出,当前城乡义务教育保障经费存在较大差距,这一政策的出台,意味着城乡义务教育均等化将往前迈出一步,让农村的孩子逐渐享受与城市孩子同等的教育权利。

要实现经费流动,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各地经费标准不一致,二是统筹力度不强。如果能强化省级财政统筹和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切实做到农村校和城市校的公用经费标准一致,公办校和民办校学生享有一样的国家福利,那么经费流动也就水到渠成。

这次决定提到,国家要统一确定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统一对城乡义务教育学生免除学杂费、免费提供教科书、补助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费,这是统一经费标准的重要步骤。这其中涉及到两个重要的统一:一是城乡之间的统一;二是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之间的统一。其中,前一个统一是为了保障免除学杂费之后的学校运转经费,尤其是提高农村学校的教育投入保障力度,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农村地区早已免除了学生的学杂费,在免除学杂费之后,相应的费用应该由财政补足,但由于有的地方财政有限,对学校的投入不够,导致学校运行困难,比如教学设施陈旧却得不到修缮,没有经费聘请专业安保等等。做到全国统一,关键在提高不发达地区、农村学校的生均公用经费。当然,这还是改善学校办学条件,促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第一步,接下来,还需要缩小各地的教师待遇标准。

统一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

其实,从根本上改革以县乡财政为主的义务教育保障机制,实行省级财政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是促进我国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城乡差距、地区差距的必由之路。这样,在一省范围内,各地、各校的投入标准一致,并由中央财政平衡,就可更大程度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同时建立畅通的经费流动机制,形成新时期保障学生平等受教育权的新体系,保障学生有学上,上好学。

后一个统一,把民办学校也纳入义务教育免除学杂费范围,有利于落实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对此,有人觉得不解,认为民办学校学费都很高,为何要把民办学校纳入免除学杂费范畴,这一认识有两方面问题,一方面,忽视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按照义务教育法,每个适龄孩子,不管在哪类学校上学,都应该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权,享有政府对公民一样的投入、补贴,近年来,我国有的地方已把民办学校纳入补贴范畴,可是,还有相当多的地方,把民办学校排除在外。另一方面,民办学校并不都是高收费学校,还有一些办学条件十分简陋的民办学校,为适龄学生提供义务教育,以及在体制边缘艰难求生的农民工子弟学校,这类学校,严格说来,还没有正规办学资质,由于没有政府补贴,在这些学校求学的孩子,享受不到和公办学校一样的办学条件,这是有违教育公平的。

昨天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顺应新型城镇化发展要求,整合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和城市义务教育奖补政策,建立统一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这被认为是深化改革、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促进社会公平迈出的新步伐。

本报特约评论员 熊丙奇(微博)

而要做到这两个统一,最重要的问题是经费从何而来。这次决定提到,要“由中央和地方统一分项目、按比例分担经费,明后年将新增财政投入150多亿元。”从中可见,国家已经考虑经费落实问题。以笔者之见,要让城乡义务教育标准一致、民办学校公办学校补贴一样,必须从根本上改革以县乡财政为主的义务教育保障机制,实行省级财政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这样,在一省范围内,各地、各校的投入标准一致,并由中央财政平衡,就可更大程度推动义务教育均衡,同时,建立畅通的经费流动机制,包括跨省流动,形成新时期保障学生受教育权的新体系,让每个学生能上学,更上好学。

2005年底,国务院颁布深化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的意见,全部免除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杂费,对贫困家庭学生免费提供教科书并补助寄宿生生活费。此后,城市也逐渐实施义务教育“两免一补”政策,但城乡差距较大。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微博)指出,当前义务教育经费保障以县乡财政为主,因此一地的教育经费与当地财政密切相关,这就导致不同地区、城乡、
校际之间在义务教育投入上的差距拉大,公民均等的受教育权没有得到足够保障。差距有多大?熊丙奇表示,如果把中国最发达地区的学校和最不发达地区的学校做
比较,差距可能达到几十倍。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南都记者指出,过去较长时间,农村义务教育经费定额都低于城市,建立统一的城乡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是想实现一个目标,就是让农村的孩子享受与城市孩子同等的教育权利。

统一确定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

会议决定,从2016年春季学期开始,国家统一确定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对城乡义务教育学校(含民办学校)按不低于定额标准给予补助,适当提
高寄宿制学校、北方取暖地区学校和规模较小学校补助水平,鼓励各地结合实际提高公用经费补助标准;从2017年春季学期开始,统一对城乡义务教育学生(含
民办学校学生)免除学杂费、免费提供教科书、补助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费。

会议还决定,实施上述政策由中央和地方统一分项目、按比例分担经费,明后年将新增财政投入150多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