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图片 2图片 3play

  • 轩轩偷看夏天洗澡引议 4岁娃有性别意识吗
  • 家长要求小学座位男女搭配 女生少老师愁
  • 父母为孩子做的3件事 10招对付孩子任性
  • 初三生必看:2016中考五科全局复习攻略
  • 中职学校减至60所 如何培养物理记忆能力
  • 2015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 报名表

虎妈蔡美儿接受ABC采访 推中国教育方式

图片 4廖若愚(右)、盛可馨(左)两姐妹即将赴德法留学。图片 52002年元旦,5岁的双胞胎姐妹登上本报封面版。图片 6制图/高翔

[核心提示]

看着女儿廖若愚、盛可馨开始为出国打包行李,盛妈妈才突然觉得蓄积已久的情绪几乎达到了崩溃的边缘。祝福、不舍、担忧……一起化作眼泪涌了出来。

晨报记者 沈凤丽 北京报道

往年的9月1日,在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就读的双胞胎姐妹,已返校开学。而此际,她们即将分别前往德国和法国,开始她们的大学生活。

带着丈夫、两个女儿和父母,49岁的“虎妈”蔡美儿第5次回到中国。

因为这个家庭独特的教育方式,2002年,华西都市报曾邀请两姐妹作为“元旦宝贝”登上报纸封面。2015年开学季,记者再次走近这对华西“封面女孩”,以期她们“特殊”的成长记,能为更多家庭分享借鉴。

蔡美儿,耶鲁大学法学院终身教授,专长是国际商业交易、法律、民族冲突,但是,她为中国乃至全世界知晓,是因为她今年1月出版的书《虎妈战歌》。在中国出版时,书名改为了《我在美国做妈妈》。书中的“虎妈”严厉得几近苛刻,固执得近乎偏执。她要求两个女儿成绩全A,要求她们每天必须练琴2小时,即使出国旅游也要坚持,她不允许女儿在外过夜,不允许参加舞会。

一次抓阄/

蔡美儿把她的教育方式称为“中式教育”,可美国媒体却评价为“她在虐待孩子”。即使在中国,蔡美儿的教育方法同样遭到很大的质疑。但是,在一片质疑声中,她的大女儿索菲亚不仅将钢琴演奏进了卡内基音乐厅,今年9月还将就读哈佛大学;她的小女儿露露不仅成为一名优秀的网球手,同时也开始重新拉小提琴了。

注定了两姊妹“德法双飞”

昨天,蔡美儿全家一起出现在“虎妈蔡美儿中国行”的首站北京。大女儿索菲亚用流利的普通话回答提问,还帮助妈妈更好地用中文表达,始终露着甜美的微笑。而小女儿露露则坐在一旁,低眉顺目,一言不发。丈夫杰德则站在门口,温和地看着妻女接受采访。

6年前,四川掀起了一股小语种学习热。廖若愚、盛可馨从小生活在随处可以拿起一本书阅读的“书香家庭”,她们表现出的语言天赋,让父母决定,让两姊妹学点“偏冷”的语言。

“我写过中东种族问题的书,我曾经在华尔街工作,现在在耶鲁当法学教授,但是,做父母是我干过最难做的一项工作。”面对记者,蔡美儿坦言,她也在学着改变,如何更好的做妈妈。

在两人都获得了实外西区三等奖学金的那个晚上,两个孩子在书房抓阄,从而确定了“大双”廖若愚学德语,“小双”盛可馨进入法语班的走向。正是这一次抓阄,回头看去,像是两人成长道路上的一道分水岭,以此开启了各自的人生。

明天,上海将成为“虎妈中国行”的第二站,她将对话教育专家熊丙奇[微博]、“猫爸”常智韬和“知心姐姐”卢勤。

更为重要的是,得益于家中民主、自由且浪漫的教育方式,在此氛围的熏陶下,两个孩子都很自信,她们在各自班级,学科成绩也名列前茅。

谈批评:

作为学校小语种第一届高中毕业生,廖若愚即将就读的是德国波恩大学日耳曼文学专业,在众人都表示这个专业并不好就业时,她很清晰心中的目标:未来成为一名大学教授。盛可馨则将在比邻德国的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就读经济类专业。

他们以为这是家教指导书

  一份账单/

蔡美儿:我的书在美国出版后,我一天内收到了500多封电子邮件,其中很多都是批评。很多人可能会想,为何一个平时写经济和外交政策的耶鲁教授要写这样一本书的。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正处于我人生的低谷中。我13岁的小儿女露露进入了青春期,非常叛逆,而我妹妹得了白血病。

晒出了父母的艰难与幸福

很多读者都关心书的结尾,想知道第二天我会不会和露露大战一场。实际上,第二天起床,我打开我的电脑,开始写《虎妈战歌》。写开头和中段只用了2个月,但最后关于露露,却久久不能下笔。与失去露露相比,我选择了给她自由,我也因此而改变,不再那么严厉。

德国与法国的公办高校,对于外籍学子而言,是很难进入的。不仅需要语言成绩,对学科成绩也要求很高。当然,相较美国留学[微博][微博],学子们可以不用考虑学费问题了。即便这样,盛妈妈也预计了一年的生活费每人将花去七八万元。

这本书帮助我的女儿明白,为什么我如此严厉,它也帮助我理解我女儿的感受。所以,我的书不是一本家庭教育指导书,而是我自己的家庭故事。

这是一位有心细致的妈妈,从“双双”进入幼儿园的那天起,她就收藏了各类教学发票与收据。两姊妹即将离开,她把账单进行了整理,大概一算:教育投资学费达到77万,兴趣学习大概22万。

另外,可能因为翻译的问题,中文版里的“虎妈”,看上去不会比英文版里的更严厉。英文版里我有着很多自嘲的话,读起来比较轻松,但是中文翻译过来,就觉得有点讽刺了。

由于家中没有老人能带孩子,“双双”从幼儿园起就被送到了全托学校。有很多家长[微博]忧心孩子太小就住校,会与家庭疏离。“双双”妈妈说:“周末我们都尽可能地做到高质量陪伴。周五从幼儿园回来,全家人一起吃饭、谈心、外出。夜晚一人睡在左边、一人睡在右边,我给她们读各种书籍直至入睡,十多年来不曾改变。而她们因为不能随时和父母在一起,所以更珍惜回家的时光。”

谈孩子:

常常有人感叹,养一对双胞胎,需要多少花费啊?还全部送到寄宿学校!对此,“双双”父母感慨即便自己难一点,也应该给孩子更健康、更好的条件。

严苛曾让她和小女儿闹翻

一种坚持/

蔡美儿:是的。大女儿索菲亚,尽管很好强,但是她听我的话。但小女儿露露,是完全不同的个性,一切我要求她去做的事情,她总是说:“不!”露露很难用我此前的严格的中式教育方法,以致我和露露的战争愈演愈烈。我开始问自己:“我是不是做错了每件事情。”在书的结尾,我和露露在莫斯科的红场有一次激烈的冲突。露露愤怒地当着餐厅所有人的面说:“我恨你,我讨厌小提琴。你是一个可怕的母亲。你自私。你说你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其实是为了你自己。”听了那些话,我真的很痛苦。

“大家闺秀”的培育方式

那次大战后,我开始改变,对露露不再这么严厉,开始和她谈心,让她有自己的选择。我让她停止学习小提琴,开始学习她喜欢的网球,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和朋友在一起。但是,我并没有放弃全部,依然坚持她的成绩应该优秀、应该有优秀的品质等等。

在家里,爸爸说四川话,妈妈说四川话,但父母与女儿之间,两姊妹之间一直用普通话交流。“因为,爸妈对我们的培育目标,是想让我们成为大家闺秀,可能普通话听起来更加文雅吧。”

那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因为露露开始回到了我身边,开始重新拉小提琴。同时,她还成为一个很不错的网球手,赢得许多奖杯和奖章,还被同学选为学校网球队最有价值球员。李娜打温网的时候,她还为她加油呢!

究其父母教育观对两姊妹的影响,盛妈坦言,我们在教育中保持求同存异,我有目标并重于执行,他很浪漫且很坚持,这或许是我们能带给孩子的影响吧。

蔡美儿:是的,我将做同样的事,但会作一些调整。我们都想培养一个快乐、积极、独立的孩子,但不知道究竟怎么做。我的两个女儿,一个18岁,一个15岁,她们都让我引以为豪。索菲亚今年9月将进入哈佛大学学习。更重要的是,我的两个女儿都非常善良,有礼貌,坚强,有很多的朋友。

坚持艺术培养

孩子小时候还得多陪陪

高二仍未丢弃

蔡美儿:我很爱我的工作,但我的工作比较自由,所以我可以安排好陪送女儿上课的时间。我觉得,在孩子小的时候,家长[微博]还是需要花很多时间陪伴的。等她们长大了,就可以放手了。索菲亚高中之后,我就已经不太管她,因为她们都已经会自觉学习了。

在妈妈的养育账单中,两姊妹的兴趣学习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与大多数家庭一样,从两姊妹记事起周末也是在各种兴趣班里度过的。廖爸爸曾经并不赞同,但妈妈却认为哪一个高雅独立的女子离得开兴趣与艺术呢?而艺术学习重在培养孩子的毅力。

蔡美儿:对社会服务很重要,比如索菲亚现在就经常参加慈善演出。但是,在美国的学校,这种教育真是太多了,帮助穷人、收集废品、防止污染……非常非常多,所以对于这方面,我就没有太多涉及。

“小学,她们也经历了强制学习的阶段,但当到了初高中,艺术带给姊妹俩的收获,已经不只是舞台上的自信,更多的是自己深爱上了音乐与舞蹈。”盛妈记得,那时候,送完大双去上课马上就送小双,中间还盘算着怎样安排吃饭、安排接送、怎样协调工作,累并快乐着。

孩子幸福才是真正成功

到高中,很多同学都放弃了艺术学习,但两姊妹确实因为喜爱,分别又去学古琴与琵琶,目的并非是升学,即便在高二,她们也在音乐中自得其乐。

蔡美儿:之前很多人误会我,认为我只关心成功、不关心幸福。这完全是对我的误解。如果幸福和成功两者只能选择一个,我当然选择幸福。孩子的幸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但我相信,如何给孩子幸福,如何帮助他们快乐长大,是一个难题。人们只有爱自己所从事的事情,那才可能真正成功,就像露露喜爱网球一样。我在耶鲁也有很多亚洲学生,但有些并不快乐。因为他们只是在完成父母希望他们做的,成为一个医生或律师,但自己并不感兴趣。如果一个人被迫去做一些事情,那不可能真正成功和快乐。

“小时候还可能因为不想跳舞了装病,现在真的感谢我妈的坚持。”姐姐说,在德国弹起中国古琴,一定会让她在新生中显得更加独特。

  谈丈夫:

坚持深度交流

他不喜欢女儿练琴太久

每年会自驾游

蔡美儿:我们会有一些矛盾,但是不多。因为他也觉得,在孩子小的时候,应该严格一些。我们的冲突出现在,如果练琴时间超过2小时,我还要求孩子练,他就会反对。我的丈夫会带她们去打棒球,去公园,从不打她们。他还喜欢启发她们问“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