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得了蛋糕,讲得了故事;懂得了琴棋,绘得了书画;想得出创意,搞得了活动。”这不是什么选拔,而是时下的当妈标准。临近元旦,幼儿园和小学活动频现,为这些活动提供装备和手工作业让很多妈妈们头疼不已。对此,教育人士建议妈妈们不必这么高标准严要求,重在参与。

“做得了蛋糕,讲得了故事;懂得了琴棋,绘得了书画;想得出创意,搞得了活动。”这不是什么选拔,而是时下的当妈标准。临近元旦,幼儿园和小学活动频现,为这些活动提供装备和手工作业让很多妈妈们头疼不已。对此,教育人士建议妈妈们不必这么高标准严要求,重在参与。

10月12日,有家长匿名将自己孩子的幼儿园作业上传到网上,作业内容让不少网友倒吸一口凉气:要求家长和孩子用废弃材料做一个熊猫牌电视机,还要能看能发声!

  现象

“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小朋友的逆天作业了!”不少爹妈感同身受地留言表示。华西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身边关于孩子作业的问题,家长的吐槽声不断。

小学生一个月带回5个手工活

现象

女儿作业“出本书”妈妈跑了十几家印刷厂

李女士的女儿今年刚上小学一年级,元旦前夕,学校要举办一次联欢会,让孩子们自带糕点和饮料互相分享。李女士因为工作忙,没有太在意,就买了一盒草莓带去,到了现场后发现,大家带来的东西各具特色,水果蔬菜沙拉、寿司、各种形状的饼干、蛋糕、水果茶,且包装得很精美。联欢会现场,老师让每个孩子介绍自己带来的食物,每当听到是自己制作的食物时,老师就会给一番表扬,而类似李女士这样直接购买的则没有,女儿当时的表情很失落。

小学生一个月带回5个手工活

王先生的女儿在成都某中学读书,今年暑假,学校布置的一道作业让全家都动了起来:老师要求学生自己出本书。

李女士告诉记者,平时除了正常的书本作业外,几乎每个月都要完成1~2个手工和实践作业,孩子年纪小,最后只能靠父母完成。12月底,因为迎接圣诞和元旦,一共接到了5个动手或者实践作业安排,包括制作合肥文明城市创建宣传展板;圣诞节缝制袜子装礼物带去学校互相交换礼物;制作贺卡;写一首诗歌;元旦联欢会的食物准备。

李女士的女儿今年刚上小学一年级,元旦前夕,学校要举办一次联欢会,让孩子们自带糕点和饮料互相分享。李女士因为工作忙,没有太在意,就买了一
盒草莓带去,到了现场后发现,大家带来的东西各具特色,水果蔬菜沙拉、寿司、各种形状的饼干、蛋糕、水果茶,且包装得很精美。联欢会现场,老师让每个孩子
介绍自己带来的食物,每当听到是自己制作的食物时,老师就会给一番表扬,而类似李女士这样直接购买的则没有,女儿当时的表情很失落。

“里面的内容还好说,用姑娘自己的作文。但是一本真正的书,还有封面、排版、印刷、序言这些必不可少的要素,”王先生感叹道,“这哪是做作业,纯粹就是在拼爹呀!”

  吐槽

李女士告诉记者,平时除了正常的书本作业外,几乎每个月都要完成1~2个手工和实践作业,孩子年纪小,最后只能靠父母完成。12月底,因为迎接
圣诞和元旦,一共接到了5个动手或者实践作业安排,包括制作合肥文明城市创建宣传展板;圣诞节缝制袜子装礼物带去学校互相交换礼物;制作贺卡;写一首诗
歌;元旦联欢会的食物准备。

对这本集全家之力的“作业”,王先生印象深刻。他把排版拜托给专业美编朋友,自己操刀写序,孩子的妈妈则顶着太阳跑了十几家印刷厂一家家对比,最终印出了几本完全符合印刷要求的书。

作业难度太大最终是“拼妈”

吐槽

“没办法,家长在群里看着的,你做得太差了丢份儿。”在王先生看来,从小到大,面对这种孩子没法独立完成的作业,最后考到的还是父母。

记者采访发现,为作业所“累”的妈妈们可不在少数,幼儿园表现得最为明显。记者随机调查了几个家长[微博]群,约有8成家长表示,每个月都要接到1~2个手工活,基本由妈妈来完成。
“每天接到孩子,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家联本,看到没有布置课外作业时会松一口气。临近一些节日的时候尤其担心。”一位孩子的母亲告诉记者,其实幼儿园给孩子组织些活动或是布置手工作业是好事,所以每次“家庭作业”她都会尽心尽力去完成。但大多数家长表示,有时幼儿园的作业对于孩子来说“难度太大”。

作业难度太大最终是“拼妈”

会木工、做泡菜、PPT全能爸妈直喊“吃不消”

“说是辅助孩子完成,其实就是家长做。”家住合肥长江西路的解女士告诉记者,孩子刚上小班,有次幼儿园要搞环保时装秀,要求利用家里的塑料袋、报纸等废弃的材料做成衣服,“在家什么事没干,一整天时间才完成作业。”

记者采访发现,为作业所“累”的妈妈们可不在少数,幼儿园表现得最为明显。记者随机调查了几个家长[微博]群,约有8成家长表示,每个月都要接到1~2
个手工活,基本由妈妈来完成。
“每天接到孩子,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家联本,看到没有布置课外作业时会松一口气。临近一些节日的时候尤其担心。”一位孩子的母亲告诉记者,其实幼儿园给孩子
组织些活动或是布置手工作业是好事,所以每次“家庭作业”她都会尽心尽力去完成。但大多数家长表示,有时幼儿园的作业对于孩子来说“难度太大”。

为孩子的作业“抠脑壳”,这成为不少家长的常态。从幼儿园到中学,不少家长在面对孩子作业时直喊“吃不消”。

一位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妈妈告诉记者,孩子上一年级时第一次被轮到出黑板报,自己做了精心准备,最后在班级评比中得了“优秀”,没想到自此以后班级里出黑板报这个艰巨任务就落到了自己的肩上,“两年多的时间,基本上每周三下午都要去学校报到。”

“说是辅助孩子完成,其实就是家长做。”家住合肥长江西路的解女士告诉记者,孩子刚上小班,有次幼儿园要搞环保时装秀,要求利用家里的塑料袋、报纸等废弃的材料做成衣服,“在家什么事没干,一整天时间才完成作业。”

王女士的儿子今年4岁,用她的原话说,从儿子读幼儿园开始,她就走上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康庄大道。”翻看孩子的作业,可谓五花八门,有要家长和孩子做泡菜的,有要家长辅助孩子设计食谱的,还有制作木质工艺品、完成灯谜的……尽管内容不同,但大多数都有一个共同要求:家长陪同。

  老师

一位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妈妈告诉记者,孩子上一年级时第一次被轮到出黑板报,自己做了精心准备,最后在班级评比中得了“优秀”,没想到自此以后班级里出黑板报这个艰巨任务就落到了自己的肩上,“两年多的时间,基本上每周三下午都要去学校报到。”

即使王女士的工作并不算忙碌,但她还是把自己的母亲从老家接到了成都,原因很简单,儿子的有些作业她没时间也没精力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