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太原“史上最严”中小学减负令出炉。这次的“减负令”与以往相比,更为具体,更易操作。据悉,家长[微博]要想知道孩子课业负担是否减轻,可以从到校时间、作业量、周课时等多个方面“计算”。

陈宝生:中国减负教育的开拓者!(上)

 今天上午10时,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新华网、中国政府网进行现场直播。

云顶集团 1

云顶集团,教育部陈部长,就教育如何“减负”的问题,回答了未来网记者的提问。

中国教育部陈部长,就教育如何“减负”的问题,回答了未来网记者的提问。

 请问陈部长,近期教育部等四部门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我们了解,国家层面已经先后发布了多个减负令,但感觉孩子负担不减反增。请问陈部长,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怎样才能真正为我们的孩子减负?(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回答中外记者提问2018年03月16日新华网)
  对于教育,众所周知,在每年全国两会上,我们的代表千“方”百“计”话教育,教育成为热议的话题之一,其中教育“减负”更是话题的重点,我们的教育,为什么越“减”负,负担却越“减”越重?

2013年8月2日至6日,我们的《人民日报》在要闻版显著位置连续刊发“如何走出减负困局”系列报道,刊文大声疾呼:为什么总也搬不动孩子身上的那座大山?

 曾几何时,在唐朝天宝年间,李白老师说过“蜀道难、蜀道难、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今天,在改革开放的年代,我们的教育,在给我们的学生“减负”的时候,出现了“减负”难、“减负”难、“减负”之难,难于上青天,“减负”为何比“上蜀道还要难”?

教育,给学生“减负”,为何“越减越重”?

教育史上最严“减负令”,为何“唤醒”培训市场?

 不是吗? 学生前方是寒假作业减负,后方就迈进了补习班!

 校外各式各样的培训机构为什么遍地开花?

 校外各式各样的培训机构为什么生意火爆?

是谁给校外各式各样的培训机构真金白银?

人们禁不住要问—— 为什么素质教育这个口号在94年就开始高喊还不落实?

为什么“减负、减负、越减“学生的负担越来越重了呢?

 为什么政府“减负”金牌令在学校、家长面前却“屡战屡败”?

为什么“减负”的金牌令已下达数10回书包一天比一天沉重?

我们的学生“减负”真的是一道非常难解的多元方程题?

 我们的教育如何从根子上破解“减负”多元方程难题?

 我们的教育叩问学生减负“难减”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我们提出给学生“减负”:为何越“减”负担却越“重”?

学生减负“难减”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为何说陈宝生,是中国减负教育的开拓者?

 在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下面,我们首先看一看,学生“减负”,为何“越减越重”?

中国式“减负”,真的成为治不好的“癌症”吗?

本学期,北京市教委下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过重课业负担的通知》,号称史上“最严减负令”,根据这一通知,北京市将在义务教育阶段严格控制学生在校学习时间和作业量、严格禁止违规补课、严格教辅用书管理、严格各类竞赛管理等。东城、西城等区县也在随后出台了实施细则,如东城区规定不能将竞赛成绩作为入学依据等。

虽然获称“史上最严”,但是对于减负,一部分人坚定地持“不相信,不看好”的态度。事实上,减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多年来,各地教育管理部门不断出台各式减负政策。但是,令人无奈的是,孩子们的负担没有真正减下来。课内减下来的负担,最终往往以“校外增负”收场。

第一部分 学生“减负”,为何“越减越重”?

2017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以“‘禁补令’如何落到实处”为题,报道了“如何打破补课违规不补吃亏的怪圈”这个问题。

 《人民日报》在报道中直接说出了补课的危害“违规补课,特别是占用学生休息时间、收取学生费用的补课,国家教育主管部门早就三令五申、严令禁止。但在许多地方,违规补课仍然屡禁不绝,尤其是在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的中小城镇,更为普遍。”(“禁补令”如何落到实处?《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6日)

前不久,江西于都县高中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的事件,引发了人们的关注,县教育局对于学校违规补课收费情况在全县做了通报批评。

然而事件之后,这位敢于同不正之风抗争的学生会面临怎样的境遇?
现在的学生补课,不仅在社会补课,而且在学校还在补课。

 学生,在社会上“补课”,直“补”得孩子——逃学厌世、离家出走……
学生,在学校上“补课”,直“补”得孩子——丢书、撕书、烧书……

可是,我们可怜的孩子们,还要硬着头皮去“补”,于是,孩子们“补”呀“补”、越“补”越苦、越“补”越累、越“补”越差、越“差”越“补”,直“补”得孩子们——命伤黄泉……

如此,我们的父母对于孩子们的“补课”,还不善罢甘休——

于是乎,直“补”得,补习学校,忽悠家长,弄虚作假,可怜的家长还高高兴兴、心甘情愿的把钱交;直“补”得,补习学校,快快乐乐的成为上市公司——发横财。

“补课”就是地沟油!

 “补课”就是摇头丸!

“补课”就是毒胶囊!

 “补课”就定时炸弹!

 “补课”是造就了孩子“厌学、逃学、弃学”!

 这并非危言耸听,活生生的事例每日都在发生。要是不信的话,百度一下就“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补课”,是不能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的!

 所以,“补课”就是制造“差生”的罪魁祸首!

这就是中国式“补课”!!

 中国式“补课”,让孩子离家出走!

 2015年2月12日上午,我接到一个家长的电话:“她15岁的孩子,因为补课给孩子报了3个补习班,上了3天就离已经离家出走了,孩子出走的时候没有给我留下片言只语,我现在非常焦急,怎么办?武老师,我在中国教育人博客,看过您写的博文《补“心”+补“苦”=补“课”》,您对补课之弊分析得透彻,而且为家长教育孩子指出了正确之路,那就是“补苦”和“补心”,看了您的文章,今年寒假我不想让孩子补课了,怎耐,我们的亲戚邻居的孩子都在补课,况且,孩子今年该考高中的,想让他有个好成绩,上个好高中,谁知道他会离家出走。武老师能够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把孩子找回了吗?”

 我听完她的问话以后,我说,你家孩子还不错的,你给孩子报了3个补习班,孩子上了3天才离已经离家出走,你知道吗,有的孩子由于《担心假期补课不断
两女生离家出走露宿街头了》,这是2013年9月27日《青岛早报》报道的新闻,不是假的,“据其中一名女孩的家长讲,两个孩子离家出走3天,家长和学校老师都急得不得了,家里老人都急得病倒了。黄岛公安分局也已经将孩子的协查信息发布到全市公安部门,多亏杭州路派出所民警及时把孩子找到。”
为什么孩子假期还没有补课,这两女生就离家出走?

我们接着看报道——
“经过民警耐心询问,两名孩子讲述了离家出走的经历,她们都来自黄岛,大一点孩子姓张,14岁,小一点孩子姓刘,13岁,两人都是初二学生。据孩子们讲述,她们刚上初中时,学习成绩并不好,全班50多人,两人都是排在40多名,这让家长们非常担心,就给她们分别报了课外辅导班。一学期下来后,两人的成绩有了明显起色,最近一次考试,两人成绩排到了全班前10名。

这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但家长还不满意,非要让孩子的成绩提高到全班前6名。为此中秋放假时,两名孩子一直在家长督促下学习,根本没有机会出去玩。两人觉得有些扛不住了,担心十一假期也要这么度过,商量着离家出走,提前给自己放假。”(《担心假期补课不断
两女生离家出走露宿街头了》2013年9月27日《青岛早报》)

 看到没有,孩子没有补课就离家出走的原因是父母望女成凤心切,是孩子学习压力太大,不堪重负,才给家长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上面的那个给我打电话的家长的孩子离家出走的原因也是如此!!

那么,中国式“补课”,为什么成为治不好的“癌症”?

事实上,这并不是有关机构第一次发布减负令。早在2000年1月,教育部就在京召开过“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工作电视会议”,要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负担。减了13年都尚未最终减完的学生负担,会因为一纸“减负令”而一扫而空吗?

其实,每个家长都希望孩子能轻松些,孩子早早放学,早早完成作业,有时间有兴致和家长交流、看课外书、亲近自然……实事求是地说,这是每个家长和孩子都期待的场景。再说,中小学生的身体素质、意志力、抗挫折能力、阳光心态、沟通能力等在未来社会越来越显示出其重要的作用。况且,孩子的一生不是取决于分数的高低,甚至也不取决于将来学历的高低,而是取决于他们的幸福指数,如果孩子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一、 中国式“补课”,为什么成为治不好的“癌症”?

 中国式的补课,让孩子不堪重负!!

我接着过这样的孩子—— 他愿意死,也不想上学了,问为什么?

孩子说是老师规定学生必须补他教的课,暑假补,寒假补,礼拜六、礼拜天都要补,这样的补,让我睡觉失眠、上课打盹,活着有什么意思?

还不如死了,让我妈不在打工给老师交补课费了。

 这是什么教育?

 这是中国式的教育!!

中国式的教育—— 是孩子们“苦学”、老师们“苦教”、培训班“苦补”!
在孩子们“苦学”、老师们“苦教”、培训班“苦补”的教育下,致学生“厌学、逃学、弃学”,于是最终产生严重的心理疾病,4000多万未成年人痴迷网络游戏,无数个未成年人犯罪、自杀、自残等,这些也与我们中国式教育观念导致学生心理扭曲息息相关。

据报道,2015年寒假是30年来最长的,不过随着30年来最长寒假的到来,一场寒假补习烧钱大战也在预料中打响——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学校停止了补课,但社会上的各类补习班却大行其道,烧钱的速度似乎更快了,一个假期下来,少则七八百元,多则两三万元,疯狂烧钱已经在所难免。尽管教育部门、学校采取了减少作业、增加课外活动等手段,力图让孩子们度过一个轻松的假期,但是迫于应试压力望子成龙心切,或者无暇照看孩子,许多孩子没办法真正轻松度过这个悠长假期。(寒假补习成“绝症”
停了学校补课 火了社会补习 2015年02月11日 新华网)

最长寒假为什么成为学生“补课”大战?

 中国式“补课”,为什么成为治不了的“绝症”?

 中国式“补课”,为什么成为治不好的“癌症”?

我们家长再往下看——
“补课班”、“培训班”是国人“最爱”,其能量之大,完全可以开设一门学科——“补课(复读)经济学”;还成为中国的新兴的第4产业——“补课(特长)培训业”;其“成本(费用)”之高、其“链条(行业)”之长;此乃为世界独树一帜的“经济学”、独一无二的“4产业”;倘若不信网上点击一下,便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既然如此,那么,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补课”,为什么会掀起如此大的“经济、产业”呢?

 只为让我们的孩子多学习点“知识”,在考试中提高点“分数”,这是家长对孩子“补课”的初衷,这是家长对孩子“补课”的理想;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在“取长补短”、“差转优”的教育“理念”下来个便拼起命的“补”、千军万马一起“补”;“补”短、“补”缺、“补”漏、“补”差、“补”……。

“补”呀“补”,越“补”越苦、越“补”越累、越“补”越差,直“补”得我们的孩子丢书、撕书、烧书、最后被“补”得逃学厌世,离家出走,命丧黄泉……;
但是这并没有阻碍教育中“补课”的步伐、敲响“补课”的警钟,在“补课经济学”的诱惑下,有的堂堂公办学校也向其进军,由于我们的老师长期的在“‘补’的压力下、生活的压力下、升学的压力下”,被“补”得“死”在“补课”的办公室(河北馆陶县一中老师赵鹏)、“伤”在“补课”的路途上(最美女老师张丽莉),然而有些学校还死死学习“补课经济学”,湖北仙桃市实验小学京山就是发扬这样的“硬骨头”精神,成为中国最“牛”的补课学校。

 如今,“补课”在中国已经成为中国特色!
在每年全国两会上,我们的代表千“方”百“计”话教育,教育成为热议的话题之一,其中教育“减负”更是话题的重点,我们的教育,为什么越“减”负,负担却越“减”越重?

2013年8月2日至6日,我们的《人民日报》在要闻版显著位置连续刊发“如何走出减负困局”系列报道,刊文大声疾呼:为什么总也搬不动孩子身上的那座大山?
曾几何时,在唐朝天宝年间,李白老师说过“蜀道难、蜀道难、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今天,在改革开放的年代,我们的教育,在给我们的学生“减负”的时候,出现了“减负”难、“减负”难、“减负”之难,难于上青天,“减负”为何比“上蜀道还要难”?
原因是我们的教育,给学生“减负”,“越减越重”!!

之所以主管单位三令五申“减负”却成效不大,是因为虽然课堂负担被减少了,但中小学生义务阶段的升学压力依旧存在。即便取消了各种竞赛,也依然会有其它考查科目和方式层出不穷,“按下葫芦浮起瓢”。而且,当学校不再补课后,学生和家长[微博]会流向民办的辅导机构,学业负担反而“越减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