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北京孩子经历几多“考验”才能成就“小升初”?

孩子“小升初”,究竟有几条通路?有机构对去年北京市8个城区“小升初”的入学方式做了调查,给出的答案是“超过10种”,包括计算机派位、对口入学、推荐生、特长生、寄宿学校、民办学校、特色学校、双向选择、共建生、企事业举办学校子弟入学、直升、人工调剂分配等等。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的调查结果显示,北京成为中小学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班比率最高的地区,占到了学生总数的80%以上,尤其是小学英语和奥数。“坑班”和名牌初中暗中的考试难度非常高,但授课内容相对简单得多。因为“坑班”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应付考试,所以家长(微博)圈里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名校通过“坑班”招收好学生,如同“拔萝卜”,培训机构负责“种萝卜”……

如果一个孩子想要进入理想初中,那么他的生活将是这样的:从小学二、三年级开始,他要进入“占坑班”学习,要力争上游,争取考进前三班。其次,要在体育、艺术、科技中学习一项特长并尽量考取更多的证书,以便成为特长生。同时,还要在班级成绩优异、积极参加活动争取获得区、市级三好学生以便取得推优资格——

孩子想进重点中学?“花头”更多。进“重点”前,先报名“占坑班”;为保住“占坑班”的位置,就得参加“班外培训”。从孩子三年级进入“占坑班”到六年级面临“小升初”,有的家长四年中的实际花费超过10万元;有些孩子读“占坑班”的费用甚至占到家庭年可支配收入的一半;

“刚才看了名单,我家娃被101‘坑班’录取了,同时也被龙校录取了,这该如何取舍呢?”“这次101‘坑班’扩招没有公布分数,也没有公布名次;数了数,三升四录取了58人;四升五录取了93人,五升六录取了336人,加上原来班级的孩子,六年级‘坑班’的孩子大约有上千个了,他们将要参加多次考试,最终只有近40人能被直接点招进初中,真赶上过独木桥了。”这是记者近日在学而思(微博)网e度社区上看到的两个帖子。他们所说的考试,是在6月的某个周末北京的两个知名的“坑班”举行的小学四五六年级扩招考试。

这周末,北京市的“小升初”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报考艺术、体育、科技等类别的学生在父母的陪同下分别来到各个中学考场,期待拼搏“最后”的择校机会。今天早上8时许,人大(微博)附中考(微博)点门口就被挤得水泄不通,一位家长(微博)主动维持起车辆通行秩序。而在上周末,5000多名考生赶考十一学校、13000多名家长陪同的“盛况”以及本周三北京八中“神童班”1:40的超低录取率都曾一次次搅动社会的紧张情绪。

……

“坑班”越禁越火

对考生、家长来说,这场考试意义重大。因为,如果特长生考试未被录取,他们将面临“电脑大派位”。“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相当于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我也是这样告诉孩子的,只许胜不许败,失败了我们这么多年的辛苦就白费了。”考生李月的家长王女士十分紧张。“为什么?”记者不解。“谁想等到最后一步‘电脑大派位’?”王女士说。

整理完北京“小升初”现状的调查研究报告,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微博)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微博)(微博)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沉重。

近几年,教育主管部门针对“占坑班”出台过一系列措施,如《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八条措施》中明确规定“占坑班”、择校费等义务教育阶段违规行为都被禁止;坚决禁止学校单独或和社会培训机构联合,以及委托举办“占坑班”,严禁公办学校教师参与各类“占坑班”活动。北京市2011年、2012年出台的“小升初”政策也坚持了“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然而,目前“占坑班”依然有很大的市场,每次招生考试都会吸引众多的孩子参加。

王女士的话显然说出了大部分家长的心声。他们不断地交流着心得,愁眉不展。

由杨东平牵头、主持,首都教育学者与媒体记者历时数月共同完成的调查报告,完整披露了京城及其他地区“小升初”的种种内幕,以及勾连于“小升初”升学机制之上的巨大利益链条。

浏览学而思网e度社区里的帖子,记者有一种强烈的感受:家长们身为同一战壕里的战友,他们真诚地相互帮助。比如,一位家长发帖请教:“现在孩子在八中‘坑班’上四年级,如果7月7日的期末考试不理想,是否会被淘汰?”很快就有知情的家长回答:“是会被淘汰。不过也不必紧张,这里的考试,数学不太难,题量大,要求基本功熟练,没有过多思考时间,而且计算不能出错,应用题要步骤清晰。英语侧重语法,非常严谨,特别爱考比较偏的知识,题量大,没有思考的时间。至于语文,如果不学八中‘坑班’的语文教材,个人认为基本别想通过,但本人认为语文最好考,因为有范围(教材)。”

根据北京市教委公布的有关政策,“小升初”是唯一被允许的考试。除了这项考试外,只有十一学校、三帆中学、五中分校等十几所学校由于历史原因可以公开招考。但是,记者发现,不少学生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进入了考试状态。

北京作为首都,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小升初”竞争自然格外激烈;也正因如此,北京的“小升初”几乎浓缩了全国各地的种种升学途径。

据业内人士介绍,“坑班”的录取率仅为22%到23%之间。但这些孩子能直接进入初中的实验班,这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因为,区级示范中学的实验班可能比市级示范中学普通班的教学质量还要好,通过其他途径进来的孩子很多只能在普通班学习,这是大家对“坑班”趋之若鹜的原因。

  “小升初”有多少种途径?

本报记者 王乐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的调查结果显示,北京成为中小学学生参加课外补习班比率最高的地区,占到了学生总数的80%以上,尤其是小学英语和奥数。据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坑班”和名牌初中暗中的考试难度非常高,但授课内容相对简单得多。因为“坑班”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应付考试,所以家长圈里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名校通过“坑班”招收好学生,如同“拔萝卜”,培训机构负责“种萝卜”。

“小升初”有多少种途径?“北京市政策规定的入学方式是‘划片就近入学’和‘推优随机入学’,然而实际操作过程中却出现了‘占坑班生’、‘推优生’、‘特长生’、‘电脑大派位生’、‘共建生’。”研究“小升初”问题的资深专家闻风告诉记者。

“小升初”渠道:怎一个“乱”字了得

家长都清楚,花钱报名参加“坑班”,只是为孩子能占据一个参加名校招录考试的机会。最终决定能否进入名校,还在于学生成绩。所以,一般孩子在选定名校后,常常必须另外报名参加相应培训机构的培训课,加大补习量和难度。有的家长告诉记者,他们特意买了中考(微博)的习题给孩子做;每天晚上陪孩子挑灯夜战,上小升初的网站搜罗学校招生的信息,周末再陪孩子参加从早到晚的各类补习班,否则,就会跟不上“牛校”的步伐。接下来,是孩子一遍遍地参加各个“坑班”以及学而思杯、巨人杯、高思杯一类的模考、筛选、排位,家长一次次地看着孩子的分数陷入焦虑,并想尽一切办法提高孩子的成绩,使之在六年级时跨入培训班学生排名的前列,最终被心仪的学校录取。

有多少途径,就意味着有多少种考试。很多家长在孩子念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行动起来了。“‘小升初’考试很难,但它并不是像高考(微博)那种千军万马的难,也不是像竞赛那种题目难,它难在路线多、岔路多、途径多,让人眼花缭乱。”今年遭遇“小升初”的学生家长王先生这样总结。王先生的女儿小学二年级开始就报名参加了目标学校举行的课外辅导班,由于在这里有机会进入目标校,被人们形象地称为“占坑班”,希望真的能占据“一席之地”。尽管王先生清楚地知道,“占坑班”录取率很低,但他和孩子依然愿意尝试。他认为,这是家长普遍的心态。“我们普遍恐慌、普遍焦虑,每天都泡论坛,希望找更多机会。”王先生说。

今年北京市出台的“小升初”政策,再次强调“免试、就近入学”原则。然而,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调查显示,京城“小升初”择校渠道多达10余种。最让学生和家长趋之若鹜的,是“占坑班”与“点招”。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近年来众多课外培训机构,如新东方、学而思、龙文、巨人等多家民营教育公司越来越火了。据了解,90%以上的“坑班”一年费用在10000元以上,多数占坑的学生都会选择两至三个“坑”,以确保“命中率”;而“占坑班”费用仅是“小升初”花费中较小的一部分,校外培训机构的学费年年涨,通常一科一年的费用在1万元以上,如果一个孩子学语数外三科,一年至少在3万元以上,4年的实际花费可达十万甚至十多万元。如果给孩子请一对一家教,通常是一个小时200~400,花费更高,家长为此必须有相当的经济承受力。

根据闻风的研究,“占坑班”的录取率仅为22%到23%之间。“但‘占坑班’录取的孩子能直接进入初中的‘实验班’,这是最吸引人的地方。”闻风说,“普通中学的实验班可能比好学校的普通班教学质量还要好,通过其他途径进来的孩子很多只能在普通班学习,这是大家对‘占坑班’趋之若鹜的原因。”

■所谓“占坑班”,是指公办重点学校自办或与社会机构合办、面向小学生的学科培训机构,从中选拔优秀学生升入本校初中。比如,北京人大附中“华罗庚数学学校”即最早举办、且最有影响力的面向小学生的课外培训机构,后更名为“仁华学校”。

“坑班”之所以能在禁令之下仍野蛮生长,大致有三个原因,一是名校有招录优质生源的需要,二是这种“坑班”的市场需求很广,三是开设“坑班”能带来巨大利益。

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学生家长,大致还原了一个期待进入“好初中”的小学生的生活。从小学二三年级开始,孩子就要进入“占坑班”学习,要力争上游,争取考进前三班,进入前列。其次,要在体育、艺术、科技中学习一项特长并尽量考取更多的证书,以便成为特长生。同时,还要在班级成绩优异、积极参加活动争取获得区、市级三好学生以便获得推优资格。

世间本无“占坑班”。起源于1998年的占坑班,缘于其时“小升初”由统一考试改为“电脑派位”。一些家长不愿让孩子进入薄弱学校就读,而重点学校为争优秀生源也不愿接收“电脑派位生”,进而出现了以奥数培训为主的培训学校,由它们充当替重点中学选拔学生的功能。

赶考“素质班”

这样的生活方式,意味着基本上小学阶段的节假日都将耗费殆尽,但这是大多数学生及家长的选择。他们希望进入更好的学校念书并为之努力,有这么多种途径,他们就是不愿意选择最后一种“电脑大派位”。原因何在?王先生向记者道出其中的玄机:“如果一个好初中有8个班,那么‘占坑班’进来的学生将大约占3个班,推优学生和‘特长生’大约占4个班,剩下1个班则是‘共建生’以及‘电脑大派位生’的。所谓最好的初中大多只拿出半个班给‘电脑大派位’,几率就像抽奖,家长们当然不愿意等到最后一步。”

目前,京城各大名校都有自己对口的培训学校。所谓“占坑”,即先进入这类学校就读,将来才有可能被“点招”进入对应的名校。

很多孩子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进入“坑班”学习,王先生的女儿也不例外,尽管王先生清楚地知道,“占坑班”录取率很低,但他和孩子愿意尝试。他表示:“家长们普遍恐慌、普遍焦虑,每天都泡论坛,希望找更多机会。”为了尽早摆脱这份辛苦和煎熬,躲过小升初这一关,一些家长带孩子赶考少年班和素质班。5月13日,来自北京市的千余名小学四年级的学生齐聚北京八中,赶考“神童班”,初试之后将有200名学生进入复试,50名学生进入最后一关“试读”,经过7天的全封闭考核,最终将有30名考生成为第19届“少儿班”学生。此外,还有众多学生参加素质实验班的招生考试,八中素质实验班学制为4年,完成小学五、六年级和初中全部学业,招生35人。

要经历多少次考试?

北京市重点学校具有“点招”资格的,有北大附中(约60人)、101中学(约60人)、十一学校(约200人)、北京四中(约150人)、三帆中学(约200人)等。全市点招人数约1700人至1800人。以海淀区为例,去年7所名校对应的“占坑班”有106个,按每班50人计,“占坑”人数超过5000人,但最后实际“点招”人数为560人,仅占10%左右——也就是说,约九成孩子在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后,无法进入名校大门。

据了解,不少家长寄希望于北京八中素质实验班和北京人大(微博)附中早培班,与八中素质实验班类似,人大附中早培班从小学五年级学生中招生,用三到四年的时间完成小学六年级和初中的课程,这样可以名正言顺地避开小升初。而为了能让孩子成功入选,家长们又急匆匆把孩子送入了素质班和早培班的辅导班。

“小升初”背后要经过多少次公开的、隐秘的考试?这个数字已无法统计。但可以肯定的是,不少孩子从小学五年级就行动起来。

■推优和特长生是另两种特别的“小升初”方式。推优又称推荐派位,是北京各区县确认的重大入学政策,为品学兼优的学生提供进入优质中学的机会。但由这一选拔机制挑选出来的学生里,优势阶层学生占据一定比例。

显然,在很多家长的内心,小升初如同一座大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今天,刘天宇拿到了“目标中学”的通知书。他的妈妈终于松了口气,并在“小升初”亿度论坛上发帖介绍经验,她的经验是:“不要心疼反被心疼误”。“要准备那么多,孩子自然辛苦。但是这个时候,要狠得下心。心疼只会误事。”刘天宇的妈妈介绍说,“在‘占坑班’的五次考试,孩子都考得不错,已经接到通知了,我们终于‘上岸’了!”

优质学校名额的分配,类似于保送制度。每个小学会分配到几个至几十个名额,学生按成绩“排队”,入围学生被推荐到优质学校。各区推优生标准大同小异,以去年西城区标准为例,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包括两方面:一是参考三好生等荣誉称号,顺序为市区十佳少年、市区红领巾奖章、市三好、三年连续区三好、两年区三好,依此类推;二是看五年级第二学期和六年级第一学期学业水平,全区统一监控成绩总分在540分以上(含)。今年,海淀区“小升初”推优按“打分排队”原则,五年级统测成绩占70分、各类荣誉称号20分、文艺体育特长奖项8分、班干部2分。部分监测成绩获“A”才能计分,各种获奖称号都有明确要求。

“小升初”难题如何破解

张楠楠就没有那么幸运,他还在“考试”中。这个礼拜,他除了参加体育特长生考试,还参加了民办中学“北达资源”的考试。而在上个礼拜,他刚刚在十一学校参加完考试。“我们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没闲着了,因为推优要看孩子五年级的统测成绩。我们还到处搜集考试的信息,参加十一学校、三帆中学这些学校的公开考试。从家长的本心说,我们也知道考试多孩子压力大,但我们有时候宁愿考试多一点、宁愿‘占坑班’多一点。”张楠楠的父亲张先生说。

“小升初”推优一般在一定学区内进行,但部分重点中学不受学区约束,可在全区范围内招收推优学生。有这种“特权”的学校包括人大附中、101中学、清华附中、北大附中、首师大附中、理工大附中、交大附中等。

义务教育阶段遵循的明规则是就近入学。不过,自从有了潜规则,一切都变了:如果家长手握权力,孩子可以不用“就近”,一张官条子就能阔步进名校;如果家长单位牛,孩子也可以不“就近”,“共建生”直接送其入名校;如果家里有钱,孩子还可以不“就近”,赞助点钱给学校,或者暗中打点校领导,孩子随时可挤进名校……对此,一位五年级家长愤愤不平地说:“我们没钱又没权,想要孩子进好一点的学校读书,不靠成绩,不参加培训班,哪里有机会?”

考试多、途径多,家长们一不小心就迷失在复杂的政策中。闻风告诉记者,有民办教育机构甚至开办起家长培训班,指导家长们如何不错过每一次考试,如何顺利走过这段焦虑的时光。

特长生是北京市“小升初”市、区两级教育部门规定的最“名正言顺”的择校渠道。全市“小升初”特长生测试时间统一安排在5月21日、22日两天举行,考生最多可报考2至3所学校,被录取后不能再选择其它入学方式。特长生包括体育特长、艺术特长、科技特长三类。今年,海淀区特长生招生计划共2147人,其中体育特长生567人,科技特长生501人,艺术特长生1079人,占招生总数1.9万人的11%。西城区有31所中学招收677名文艺、科技特长生,24所中学招收239名体育特长生,共计916人,约占招生总数8000人的12%。

“几乎所有家长都想让自己孩子读‘牛校’,谁都不想去电脑派位的学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京家长表示,她的孩子现在上五年级,暑假过后即将面临“小升初”的考验。北京市海淀区一所初中“牛校”的班主任王老师介绍,家长对于电脑派位一般都不信任,不想把孩子未来寄托在电脑派位的随机选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