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最累的不是我,而是爸爸,我累的仅仅是学业,可他累的却是对我的关爱,越关爱就越需要付出,越付出便越辛苦。”提起爸爸13年来的陪读,黄耀辉的眼眶有了些许发红,他摘下眼镜,重重捏了一下鼻梁。

乔科优异的成绩也让大家羡慕,纷纷讨教。对此,他也并不吝啬。除了课间答疑解惑外,最近乔科还利用网络,建立相关的论坛,网上解答问题。“我平时会逛百度论坛、西祠胡同等论坛,都会遇到同学们的求助。”乔科说,每当遇到自己也不会的问题时,无论再忙,他都会与小伙伴们一起讨论。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这张被贴出来的宿舍照片,虽然不算特别漂亮,但显得很简单干净。床铺、衣柜、书桌等基本设施则一应俱全。

1专业定位适合专业测评3166人已测试2海选学校录取可能性报告3166人已测试3精选学校专业开设院校历年分数线往年考生去向分数/位次选校

第一次高考的失败,并没有让乔科放弃自己的梦想。在随后一年的时间里,他仅凭着买回来的一些资料,在家自学完成了“高四”学业。“夏天天热,家里又没有空调,乔科的腿被蚊虫咬得全是疙瘩,衣裤都给汗浸透了。”乔爸爸告诉记者,在冬天的时候,乔科则经常裹着被子,在台灯下学习,通常都是父母催促多次,他才躺下睡觉。

文/张颖妍 实习生尹嘉蔚

标签:东莞理工学院瓷娃娃

“包括这次去东南大学参加面试,学院还特地为我准备了专车,将我送到南京,这些温暖的细节,让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乔科说,对于未来,他一直都没有忘记初心,“以成绩回报所有关爱,未来,我还会更加努力。”通讯员
魏源 记者 乔云

老师:上大学不能过分追求优越环境

今年高考(微博),他以高出二本线12分的成绩被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工商管理专业录取,成为管理系的一名新生。

云顶集团 1扫码关注考研圈微信

东莞理工学院大三的林同学也告诉记者:“其实也许每个学校都会有学生抱怨,但是不要因为有学生发帖子抱怨这些,就把理工学院的学生‘标签化’了。大家以后想起理工学院的学生就会跟什么‘富二代’、‘挑剔90后’等说法挂钩,这些对我们很不公平!”

黄耀辉没有放弃。在父亲的坚持下,他终于在9岁时如愿以偿地坐在了一年级的课堂里,与正常孩子一样开启了求学之路。

除了学习,平时班级、学院的集体活动,同学们也从不把乔科落下。“帮助乔科已经成为我们班级学生生活的一部分,这份责任已经深深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沙雷杰说,大家都愿意成为乔科的双腿,陪他快乐走过大学生活。

给学校抹黑,让我很心痛

黄宋齐:是,以前都是在家里住的。

1994年,一场噩梦降临在乔科平静的家庭,突然而至的高烧引发了小儿麻痹症,让三岁半的乔科失去了行走的能力。为了让乔科像正常孩子一样受到教育,身为乡村小学教师的妈妈每天背着他去两里地以外的小学上课,一背就是9年,就这样坚持着将乔科背进了中学。

记者从众多的网友留言中发现,表示劝楼主“知足”或者表示“狂晕”的占大多数。网友a363271248更是在留言中表示:“这样的帖子,真的看到我狂晕。我觉得这样的宿舍好好哦,还说不够好……肯定是有钱人,那你自己请个老师回家教算了。”

云顶集团 2扫描二维码关注“高考家长圈”公众号,随手掌握高考新政、志愿填报技巧。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2011年,乔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并依旧将扬州大学填在第一志愿,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本一,被扬大信息工程学院软件工程专业录取。“那天晚上,是全家人第一次笑着烧了一桌好菜,我还喝了酒。”回想起当时情景,乔爸爸如今依旧满心欢喜。

“师兄师姐,去学校报到要带什么东西啊?”“寻找一起去广商报到的东莞同学!”“有谁知道宿舍是否有空调?洗手间有冷热水吗?”……大学新生报到日子已经临近,在各种校园论坛、贴吧里关于新生生活、宿舍情况等问题纷纷涌现。就连东莞本土社区中,关于大学入学、大学生活等方面的帖子,都成为引发讨论、炙手可热的“热帖”。


耀辉原本担心同学会因他的身体而把他区别开,没办法将他当成正常的同学和朋友去对待。但是同学们没有。每天下课,总会有许多同学抢着要帮黄宋齐把轮椅搬到
一楼的楼梯。坐在一旁的黄宋齐看着儿子,露出欣慰的笑容,让儿子觉得快乐一直是他的追求。“看到同学们自告奋勇地帮我搬轮椅时我都会感慨,觉得世界真的很
美好。”

云顶集团 3
近日,乔科与父母同学在东南大学[微博]门前留影。

而“很不错了,比我当年好多了!”“那么好的环境,我当年怎么就没享受过了,居然这也要遭人‘嫌弃’……”类似的评论更是铺天盖地。

平时大课间,总会有同学自告奋勇地推黄耀辉去洗手间。黄耀辉说,他看得出同学们对他是出于友情和关爱,而不是那种让他别扭的同情。“大学的同学比我想的还要友善。”说到这里,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一种抑制不住的愉悦浮现在脸上。

昨天,东南大学研究生录取名单公布,看到自己名字的那一瞬间,乔科松了一口气。“我从去年8月份开始看书,到12月份参加考试,整整4个月的时间,是老师和同学给予的帮助让我坚持走了下来。”乔科说,学院党委副书记吴刚特地找来马克思学院的老师为他补政治,考研报名期间团委老师帮忙搜集、核对各种信息,给他很多中肯的建议。“回想考研的那段时间,我不记得有多苦,脑海中全是老师、同学过来看我,鼓励我的场景,很温馨。”

记者从东莞理工学院获悉,今年新生暂定是9月4日报到,住宿由学校统一安排,并不是所有大一新生都住6人一间的宿舍。


东莞理工学院(微博)城市学院的校园内,人潮汹涌的楼梯尽头露出了一小块空地,经过的学生总会刻意绕开,然后不由自主地看向空地上放着的轮椅。66岁的黄宋齐背着
身患残疾的儿子黄耀辉,慢慢地从楼梯上踱到轮椅的位置,将他轻轻放在上面。这一幕,在黄耀辉13年来的求学生涯里,每天都在上演。因为在对待残疾儿子方面
表现的“固执”,黄宋齐被邻里送了个外号“傻爸爸”。但黄宋齐说,“是我没给他一个好身体,我欠他的。”

  • 教育考研栏目征稿启示
  • 2015年考研国家线已公布
  • 34校2015考研复试线已公布
  • 2015全国各地高校调剂信息平台
  • 2015高校考研调剂信息发布方式
  • 2015年考研考生发布调剂意向区

东莞理工学院公共管理学院大二的学生小芬更是忍不住为自己的“母校”辩护。“其实宿舍并不是很差,而学校限制男女生宿舍的‘互访’其实也是为了我们的学习作考虑。”小芬称:“新制度一开始总会有人不习惯,但是慢慢大家都能够理解的。”她愤怒地表示:“有同学要在新生即将入学的时候给学校抹黑的做法,让我很心痛。”

黄耀辉的母亲在他出
生后不久就因为腿骨坏死而动了手术,至今行动不便,父亲为照顾他而辞职,全家现在只能靠一点微薄的租金和农保、残疾人补贴来生活。“我大学毕业时是
2019年,那时父亲70岁了,我不想再让他辛苦,我希望自己可以有能力去减轻家庭重担。”黄耀辉说道。

原来,这4年的时间,班级31个学生都早已成了他的“书童”,每个男生宿舍的同学轮流接送乔科上下课。这些大男孩每天早上6点半准时走进乔科的宿舍,4个人抬着乔科,慢慢走下宿舍长长的楼梯,走向食堂,然后帮乔科买好早餐。早饭后,同学们推着轮椅向教室进发。

然而,一周之后,除了这个帖子在骂声中火爆外,一些例如“东莞理工学院宿舍改造内幕”、“学校所谓的‘人性化’管理”的帖子也迅速成为“热帖”。内容集中反映学校宿舍环境、男女宿舍限制“互访”、饭堂饭菜等问题。

“如果儿子继续读研究生,我还是会陪他的。他母亲身体不好,我一定要尽到做家长的责任。”黄宋齐说。

他希望成为霍金一样的科学家

网友:

黄宋齐:小学和中学离家都是挺近的,所以我就买了一辆女装摩托车,然后在摩托车上安装一张小凳子,这样接他上下学就能方便一些。

艰辛求学路

上周,一个名为“绝世GG”的网友,在东莞本土某著名社区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理工的新生悲剧啊”的帖子。帖子一来便首先“贴”出了“新宿舍”的照片,文中更称“这只能为新生悲剧了,学校先建围栏,之后直接禁止男女互访,现在宿舍改建……”该帖不够一周便吸引了将近10000人的关注,目前回复此帖的有208条留言之多。

云顶集团,宿舍生活对于黄耀辉来说充满了新奇,上床下桌的设计、与同班同学比邻而居的奇妙,以及时不时发出的吵闹声、歌声,都让他感受到大学的美妙。可是想到父亲的辛苦,他心里总是很不好受。

成东南大学研究生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订阅高考免费短信服务

有父亲在旁,总觉得心安

从自卑到阳光

采访中,记者发现,虽然也有学生会认为学校宿舍和饭堂并不“尽善尽美”,但是引起轰动的帖子也并不完全代表了所有理工“90后”学子的心声。

“不
能和同班同学一起住,多多少少会有一点遗憾吧。”黄耀辉微微笑道,然后轻轻摇了摇头。黄耀辉说,以前在电视上看到宿舍里同学们一起看书看电影、一起有说有
笑、一起生活的时候,总会很羡慕,高中时也对大学宿舍有过这样的幻想,“但不管怎么样,有爸爸在身边我总会觉得安心。”

下课铃响了,同学们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大家心里都明白,门就那么小,大家都在等着乔科先走。等乔科走出教室,大家才陆陆续续走出教室。这些细节深深地感动着乔科,他曾在日记中写道:“你们是世界上最称职的‘书童’,谢谢你们!”

毕业后留任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负责新生辅导工作的何老师笑称,不少刚考进大学的学生认为,这是脱离了12年学校教育的“大解放”,大学就是绝对“自由”的天堂,这种心态是很需要调整的。何老师提醒大学“准新生”,大学有大学对于学业的要求,大学生也比中学生更有自律能力,懂得如何学习。“如果同学们无法端正心态,将会影响学习效果,到最后吃亏的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