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微博]前后,如果你看到“天女散花”“六月暴雪”一定不会再大惊小怪。考生们考前考后的撕书行为似乎已经成了必不可少的毕业礼,漫卷“撕书”,那是一种仪式,也是一种决绝的告别方式。

拯救暴戾青春,对师道尊严保持起码的尊敬,就必须让学生具备规则意识、责任意识、法律意识。

新形势下的高考改革需要建立新格局,解决困扰教育的“应试指挥棒”问题。

观察员

■李妍

高考改革;科学选材;自主招生;学业水平考试;综合素质评价

□周东飞

高考[微博]在即,陕西长武县中学高三学生,在停课复习前最后一天上课时,开始了“撕书狂欢”,部分学生将学习资料撕碎从楼上扔下,以发泄压抑已久的情绪。然而,一位50多岁的老师在阻止一名学生撕书后,却被该生带领5名同学围攻,打得满身是血,“三根拖把棍被打断成好几截”。针对陕西长武高中生围殴老师事件,当地警方已依法对事件展开调查。

原标题:面向教育现代化的高考改革设计:不忘初心,完善格局

(《潇湘晨报》评论员)

高三学生撕书绝非个案,在很多学校,高考前“撕书”俨然已成传统。很多学校对此多持宽容态度,认为“撕书减压”,不妨淡然处之。通常情况下,在撕书释放焦虑与压力之后,学生也多能在校方的规劝下恢复平静。然而,在长武县中学,“撕书狂欢”最终却演变成了对老师的围殴,这就绝不是情绪释放那么简单了。从“三根拖把棍被打断成好几截”这些细节可以看出,打人学生对老师肆无忌惮、冷漠残忍,这不仅是对尊师重道伦理的严重挑战,更是对师道尊严、道德法律的无视,这种扭曲的病态行为,理应受到法律严惩。

作者简介:王烽,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北京 100816

□马想斌

校园里“撕书打老师”的病态狂欢不是一天炼成的。这些年来,“撕书文化”之所以盛行,除了应试压力的问题,新一代特立独行的年轻人,极度渴求走出被安排与设计的人生,希望摆脱被禁锢的模式化生活,渴望获得人生的独立与自由,也是撕书现象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只是,青春的张扬与躁动,离出界与越位往往只有一步之遥。青春冲动一旦突破了道德的范畴与法律的底线,青春就会成为“无知狂妄”的代名词。沾染上暴力色彩的青春,就会为冲动付出高昂代价。尽管在此前,当地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为了不影响这6名学生参加高考,经过教育局和学校协调,被打老师现在已答应暂时不报警,等高考结束再处理。但经媒体报道之后,警方已经介入调查——这,其实才正应该是对学生的规则教育——青春固然可以用来张扬,但只要出界,不管什么原因,不管遇到什么状况,即便是面临高考,只要违法,都必然付出代价。

内容提要:新形势下的高考改革需要建立新格局,解决困扰教育的“应试指挥棒”问题。一是坚持“科学选材”的改革初衷,并将其作为改革重点,引导基础教育改革,推进实施素质教育,减轻学生应试负担;二是推动“格局式”改革,聚焦核心问题,构建考试招生制度新框架;三是继续增加灵活性、多样化、选择性,如完善高中学业水平考试“选考”办法、进一步打破总分录取模式、加快完善“多次选择”机制等;四是以体制改革为切入点,从调整政府、高校、考试机构和考生的关系入手,保证改革的正确方向。

(《华商报》评论员)

事实上,很多时候,我们的学校正是因为过度重视应试,过度重视升学指标,而忽视对学生的规则教育、人格教育,学生才会“恃考而骄”,认为考试成绩可以掩盖一切,甚至一些明显突破道德乃至法律范畴的行为,也可以成为他们心中的“小节”。当教育的目标不是为了培养合格的人,而只是致力于培养考试机器的时候,教育就会失去基本的底线。尤其是,当应试这种单向度的评价体系造成过大压力,而学生却又无法排解时,以应试利益联系起来的师生就极可能滋生矛盾,二者关系也极可能被扭曲。这种情况下,一旦老师疏于与学生沟通,或不注重与学生间的交流技巧,个别学生就可能由着青春冲动,撕碎书本,殴打老师,撕裂师生之间的关系。

关 键 词:高考改革 科学选材 自主招生 学业水平考试 综合素质评价
教育信用体系 恢复高考40年

□李 妍

这是长期重应试轻规则与人格教育种下的恶之花。拯救暴戾青春,对师道尊严保持起码的尊敬,就必须让学生具备规则意识、责任意识、法律意识,要让学生意识到,衡量一个人的人生,除了应试,还有其他多维的向度。面对应试压力,学校也理应建立起日常与考前的心理疏导机制,平时多注重与学生进行心理情感沟通,多注意排解学生的学业压力,也要注重与学生交流的技巧及教育的方法。无论如何,减压有益身心健康,形式也可以多样,听音乐、做运动、拉家常,样样都可以,但如果是“撕书”,甚至发展到打老师,就真的是一种病态了。(作者系媒体评论员)

中图分类号 G63

(《重庆日报》评论员)

文献标识码 B

□陈 方

文章编号 1002-238407-0025-04

(本报评论员)

中国恢复高考40年,也是高考不断改革的40年。这40年中,教育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年轻人上大学的机会从绝对短缺转变为供需相对平衡,教育需求也从统一性和单一性向多样化和选择性转变;教育成为民生之重,成为中国人个性发展和实现人生价值的途径,成为支撑创新型国家建设和民族复兴的基石。这一背景下的高考改革,必须解决一直困扰教育的“应试指挥棒”问题,冲破40年改革的瓶颈,建立新的格局,为2030年实现教育现代化扫清障碍。

漫画/勾犇

一、不忘“科学选材”初心

一切为高考,病态却很现实的选择

我们为什么要推进高考改革?恐怕很多人心中并不明了。一方面,大家认为现在的高考是“最公平”的;另一方面,人们对于长期以来应试教育的弊端抱怨已久。现实中,公众似乎对于有些抽象的“公平”特别敏感,而对于应试教育对孩子实实在在的伤害却相对宽容,对于孩子能够在大学里学到什么更是缺乏关心。在一些人限里,现在的牺牲是为了长大后出人头地,考上大学就进了保险箱。这样,所有焦虑和压力都集中在中小学阶段,家长和教师、学校甚至地方政府互相加码,应试教育由此陷入一个恶性循环,愈演愈烈。为此,更多的人将希望寄托于新一轮高考改革上。

陈方:“高考撕书”实在不算什么新闻了,但今年陕西长武县中学的6名高中毕业生有些过分,他们不听老师劝阻围殴老师,50多岁的老师头部受伤,这则新闻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事情发生后,当事学校表示为了不影响孩子高考,暂且不报案。但很多围观者都在议论,这样的学生,即便考上了大学又能怎样?

1.科学选材是高考改革的初衷

马想斌:陕西长武县这个事情,事发当天正好我值班,四点多开选题会的时候,各部门报题,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的学生考上了大学又有什么用呢?起码的尊师重道这样的品德都缺失了。

这次高考改革的宗旨是“促进公平、科学选材”,把公平放在了前面。的确,区域间的升学率差距、弱势群体上大学特别是好大学的机会、重点大学招生名额的分配、高考加分等多渠道录取中的公平,这些问题是长期以来舆论关注的焦点,也是这次改革必须解决的问题。保证公平是改革的底线,不能因为改革使教育公平倒退。但是,如果就此将促进公平理解为改革第一要务,为了迎合不同人心目中的“公平”,可以忽视高校自主招生基础上的评价多元化、学生的选择权利等核心问题,可以牺牲一些“科学”,那就背离了改革初衷——既然公众对高考的公平性是认可的,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大动干戈去改革呢?牺牲了“科学”、降低了选材的效果,会让每一方、每个人的利益都受损,还能有多大程度的公平?

但回头又想,或许学校暂且不报案的做法也是对的。围殴老师是违法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接受法律制裁,但执法有个柔性,对于即将高考的学生来说,高考的意义对于他们是人生的重大选择机会,错过了会造成很多的遗憾。让他们参加完高考,再接受处罚,这样既不会丧失十年苦读的机会,又不会逃避法律的制裁,或许也未尝不可。

2.科学选材也是高考改革的重点

周东飞:我不这么看,影响高考不是理由。

“科学选材”是改革的初衷,也是重点。高校招生录取标准和方式要科学化,打破仅凭总分录取、仅凭考试分数录取的模式,通过评价标准和录取方式改革,发现和选拔多样化的培养对象,引导学生发展个性和特长。由此真正打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和“一考定终身”,在越来越丰富的高等教育机会中,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把每个学生都培养成人才,这才是最大的公平。

李妍:撕书可理解,打人则违法。我也不赞同学校以高考为由,放这些打人的学生一马。其实很多时候,也正是我们的学校太过于注重应试教育,太过于看重应试创造的所谓前途,却忽视根本的人格教育、规则教育,才让一些学生恃“考”而骄。很难想像,没有受到足够规则、法治教育的学生,今后即便上了大学,进了社会会怎样。

科学选材,意味着高考改革能够引导基础教育改革,推进实施素质教育,减轻学生应试负担。40年高考改革,一直试图用高考指挥棒指挥素质教育,考试科目逐渐减少,考试内容从“考知识”向“考能力”转变。地方和学校围绕素质教育的实施做出了很多探索创新,然而仍然打不开高考的“紧箍咒”,在原来的高考制度面前,所有的改革都要“归零”。在高等学校入学机会激增的背景下,中学生的学习负担并没有明显减轻,甚至出现了为应试教育“正名”的论调。这次改革,如果不能为素质教育松绑,就注定不能成为一场成功的改革。

马想斌:其实,学校并不是要借着高考放学生一马,而是让他们参加完高考之后再接受法律的惩罚。一时的错,未必就是一辈子的错,围殴老师的学生,未必考上大学之后就不能做一个尊师的人。或许借着学校和老师的宽容,能够更好地反思自己的错误。

高考问题,既有政策上、技术上的专业性,又有认识和利益方面的复杂性。政策、技术上了解不足往往会妨碍认识的准确,容易导致直觉性和情绪化判断,而利益和认识方面的复杂性则会导致政策选择中的科学性被牺牲。在政策选择面临复杂局面之时,公众就有关高考问题的争论中,往往会出现一些悖论性问题,让人对改革初衷产生动摇甚至背离。因此,改革的每一个步骤设计,遇到每一个复杂问题,都应该以是否“有利于科学选拔人才、促进学生健康发展、维护社会公平”为检验标准,要以综合性、系统性改革,打破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缠斗的怪圈,破解落实高校招生自主权和实施多元评价标准对教育公平提出的新挑战。

陈方:“一切为了高考”,一切都为高考让路,从理论上说,这是一种病态的选择,但现实来看,却是必须的选择。

二、推动“格局式”改革

回头再看“撕书”,撇开这几名学生极端的围殴老师的行为不论,高考前撕书已经成了非常普遍的现象,不只是一所中学一个地方如此,一些“超级中学”也出现了以撕书来迎接高考的场面。不过,撕书还是这几年的事吧?我高考那时候,还不流行这个。

这次改革谋划之久、决策之审慎竟甚于高考的恢复,是历次改革无法比拟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颁布实施之前,教育部就已经进行了五年的专项调研,之后又历经四年的决策窗口期。